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023、魔皇斷指,靈山之主繼承人出現熱推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住手,无面,你给我住手!”
金钵见此,大叫出声,其中竟有许多慌乱之音。
郑拓望金钵如此失态,面具下的他露出笑容。
金钵越是如此状态,他知道自己的手段越是管用。
催动天道印记转化为特殊魔气,将特殊魔气转送给魔皇,叫魔皇吞噬特殊魔气,加持己身。
如此手段下,金钵内,魔皇的气息开始暴涨。
显然。
特殊魔气对魔皇来说,也有着充电效果与好处。
郑拓欣喜,继续加大力度。
如此手段,彻底激怒金钵。
嗡!
金钵散发耀眼金光,化为各种强大生灵,杀向郑拓。
这种手段玄妙非常,杀伤力十足。
那金色生灵很强,有王级实力。
郑拓见此,当即催动自身防护,抵挡那金色生灵冲杀。
按理说,郑拓不会选择正面对抗。
但是他没有办法。
他此刻若是撤离,手中传送的特殊魔气就会被阻断。
解救魔皇,拖得时间越长,越自己越是不利。
人,总是会有被逼无奈的时候。
他催动自身防御,选择正面硬撼金钵攻杀。
轰……
金色生灵杀到,毫无怜悯之色,手段强横,打的他周身阵法晃动,出现龟裂。
好在他的守护神阵防御力惊人。
就算是以阵盘催动,也能暂时防御住金光冲杀。
“魔皇,您老人家快快脱困吧。”
郑拓嘴上说着,继续催动特殊魔气,注入金钵之中。
随着特殊魔气注入,魔皇的气息越加强大。
而魔皇的气息越加强大,导致金钵这家伙的攻击越加狂暴。
很显然。
金钵明确的知道,只要干掉他,阻断特殊魔气,就能继续压制住魔皇。
其他皆无用,唯有如此,方能破局。
轰……
轰……
轰……
金钵的攻击越加强横。
那金色生灵玄妙非常,攻击力无可匹敌。
郑拓被打的浑身颤抖,守护神阵尽皆被破,化为星光点点消失于无形之中。
转眼间。
郑拓手中的十座守护神阵全部破碎。
他如今身上只有这般多守护神阵。
此刻被全部打算,人算是彻底暴露在金钵面前。
“无面小子,你个小王境强者,我看此刻还如何闪躲!”
金钵大怒,强势出手。
有金光所过,化为天剑,斩向郑拓。
郑拓见此,完全已避无可避。
他只能催动不死不灭神功。
嗡!
周身同样有金光肆虐,那金光在郑拓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
远远看去,郑拓好似化为第十九罗汉一般。
天剑斩杀,砍在郑拓肩膀之上。
铿锵……
火星四溅,震荡寰宇。
原舍利山疯狂颤抖,难以承受这种撞击,全部毁灭。
下一秒。
嘎嘣……
脆响袭来。
断了……
那无可匹敌,可斩九天神月的天剑,在斩击到郑拓肩膀之上后,竟然断掉。
反观郑拓。
其肩膀金光涌动,不凡显露,并未有任何受伤即将。
这……
金钵有一瞬间的哑然。
这怎么可能。
自己可是堂堂的先天灵宝,攻击手段超凡,远比一般王级强者。
但是为何自己的强势攻击,连这小王境的无面都无法斩杀。
金钵有一瞬间陷入自我怀疑。
但下一秒,他不服气。
“假的,一切皆是虚幻,给我去死吧。”
金钵脾气相当火爆,跟郑拓与他有杀父之仇一般。
当即催动万道金光,杀向郑拓所在。
那万道金光细细看去,不禁让人头皮发麻。
那万道金光之中的每一道金光,皆为一柄恐怖天剑,杀伤力无可匹敌的那种。
天剑如雨,映照诸天,降临而下,杀向郑拓。
“靠!”
郑拓当即爆粗口。
“金钵啊金钵,你主人都没说这般对我,你一个法宝,至不至于与我玩命,咱们有仇是不是!”
郑拓忍不住吐槽。
那金蝉子看似为镇压魔皇的大将,实际上这个人非常含糊。
特别是其对门奴所言,尽力就好,明显有放水之意。
在看金钵。
好家伙。
这货跟吃了大力丸一样,竟然跟自己玩命。
郑拓无语摇头,对此,他只能催动不死不灭神功。
他有不死不灭神功护体,有天道不灭体这种强横体质。
面对万千金剑杀来,他心中虽打怵,却也并不害怕。
况且。
此时此刻,不正是修行的最好时机。
不死不灭神功这种法门就是要受伤,伤的越重,效果越好。
如今此刻,郑拓表示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刷刷刷……
金剑如雨,降临而下,瞬间将郑拓所言淹没。
铛铛铛……
似那雨滴撞击在铜盆上的声音出现,又好似那勤劳的铁匠在打铁一般。
郑拓所在,当即化为欢乐的海洋。
而作为这欢乐海洋中的主角。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郑拓高声叫嚷,整个人无法自控,哀嚎出声。
剑雨攻杀,有王级强度,这般针对自己,跟谁都会被打的嗷嗷乱叫,难以自控。
不过好消息是。
在这种情况下,他原本无时无刻都会感受到的疼痛,竟少了几分。
这种感觉很棒。
郑拓因为要融合不死不灭金身与天道印记成就天道不灭体,所以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痛苦。
现在。
他被攻击的痛苦,明显将那种无时无刻不存在的痛苦淹没。
“舒服,真舒服……”
郑拓忍不住说出如此言语,下一秒他立刻闭嘴。
这不是找抽,给对方添加怒火吗。
人家金钵好不容易出手针对自己,自己在这里不仅没有受伤,还叫嚷着舒服舒服。
好家伙,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也太瞧不起对方了吧。
郑拓收敛的比较及时,但已经晚了。
金钵观察郑拓,发现这货不仅没有被斩,反而叫嚷着舒服,顿时火大。
不仅如此。
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怎么回事。
自己无往不利的攻击,竟然连一尊小王境强者都无法击杀。
不怪金钵怀疑自己。
他若遇到其他小王境,估计对方早已死掉八十次。
可惜他遇到的是郑拓,这位传奇,这个变态。
“好一个无面,难怪能摄取九舍利而无恙,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金钵声音变得严肃,标志着其开始认真对待郑拓。
对于郑拓,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金钵的主人是金蝉子,金蝉子手段非凡,其手中法宝自然会非常异常。
金钵若认真,后果恐怕会有些难办。
“何必如此,你我并无仇怨,这般针对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郑拓试图以言语与金钵沟通,让金钵明白,没有必要这般对决。
“你还太小,有些东西不懂。”
金钵的回应让郑拓翻白眼。
算了。
不懂就不懂。
不过现在我懂得如何做就好。
全力催动特殊魔气,注入金钵之中,帮助魔皇脱困。
轰隆隆……
魔皇在不断吞噬特殊魔气的情况下,终于有了大动静。
金钵因此颤动不稳,难以对抗此刻魔皇挣扎。
“无面小子,住手,快住手,你已经犯了大错,你会害了修仙界所有人,你所认识的,所相识的,所爱的,所有人,所有生灵,都会被你所侵害……”
金钵声音之中满是严肃。
严厉警告郑拓不要在继续下去,其若在这般继续下去,会害了所有人。
郑拓并不知金钵所言为何如此这般严肃,但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与其相信金钵这第一次相见的先天灵宝,他更愿意相信已经多有了解的魔族。
没有理会金钵,继续催动特殊魔气,注入其中。
轰隆隆……
金钵颤抖,因为无法承受魔皇的冲击。
随后。
金钵竟然被掀开一脚,有魔气涌动而出,将郑拓包裹。
在郑拓无法抗拒的情况下,将郑拓拉入金钵之中。
郑拓面色大变。
玩大了,玩大了,这魔皇难道将自己当成填充体力的食材不成。
这是要直接吃掉自己,增加自身脱困几率啊。
郑拓当即催动天道印记,挣脱出魔气包裹。
站立于金钵之中,定眼看向周围。
金钵之中并不黑暗。
金色的光无处不在。
四方天际,有平整,宛若城墙般的壁垒阻挡。
那壁垒之上有各种强大灵纹雕刻,玄妙晦涩,难懂非常。
同时。
郑拓抬眼,看向金钵中央所在。
在那里有一座金色牢笼,如太阳般,散发出耀眼光芒。
郑拓心中一动。
这应该就是关押魔皇的牢笼吧。
因为这金色牢笼之中,不断有魔气滚动而出,肆虐八方。
那气息,就是属于魔皇的气息。
郑拓定眼看去。
透过魔气与金光,看到了牢笼之中的景象。
这是……
郑拓当即傻眼。
什么情况!
那金色牢笼之中,并未看到任何魔族身影。
反而只有一根黑色手指,那黑色手指散发出阵阵魔气,肆虐八方。
什么情况!
说好的魔皇呢?
就算没有魔皇,也不至于那一根手指替代吧。
郑拓满心不解,想要找人询问。
“该死的家伙,被镇压这般悠久岁月,竟然还有如此活力!”
有人出现。
难人被金光包裹,难以看清其中模样。
想来。
其便是金钵的法宝之灵。
“这就是魔皇?”
此地没有其他人,郑拓只能向金钵询问真假。
金钵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这种回应就很真实。
看来这真是魔皇,或者说,这真是魔皇的一部分。
“原来你镇压的仅仅只是魔皇的一根手指,我还以为你能镇压魔皇本体!”
郑拓言语中对金钵有几分嘲讽之一。
好家伙。
金钵这嚣张程度,堪比混沌仙炉。
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天老大我老二,谁都不服。
辣妻来袭:金主大人太抠门
回头一看,镇压的竟然只是魔皇的一根手指。
这种反差,让他对金钵有了全新认识。
敢情这货没有看上去那般强大,完全是装出来的。
“你懂个屁!”
金钵回应郑拓,可谓相当强势。
“魔皇不是你能想象的存在,他就是一个疯子,你若放他离开,定然祸乱修仙界,万千生灵都要因为你的过错而身死,这种罪责,你担待得起吗?”
金钵质问郑拓,一副要将郑拓定罪模样。
“你倒是说说看,魔皇究竟有何疯癫之处,若说的好,我或许会考虑不救魔皇!”
郑拓询问,想要知道事情真相。
如今他身在金钵之内。
外界的大魔神魔二等一众魔族强者,根本无法探知他的存在。
倒不如趁此机会,询问一番关于魔皇之事。
对于魔皇,他心存敬畏。
但这种敬畏并不是服从,他需要了解更多信息。
如果魔皇对自己有害,他需要提早预防,而不是因为敬畏,所以臣服。
“这不能说。”
金钵的回应让郑拓哑然。
“那是禁忌,什么是禁忌,不可提,不可说,不可想,我此刻敢这般与你说,已经犯了大错,对此,我只希望你不要救出魔皇,不然,你会给修仙界带来灾难,非常可怕的灾难。”
金钵的言语仍旧严肃且犀利。
郑拓完全能够感受到金钵言语中的真假。
这金钵没有撒谎,魔皇若出世,对修仙界来说,或许并非一件好事。
但话又说回来。
金钵这家伙他并不了解。
此刻感受上是没有说谎,但是谁知道这家伙究竟有没有撒谎。
郑拓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够真正看透一个人。
何况金钵这货不是人,其是法宝中的王,先天灵宝。
这种家伙若撒谎,他无法察觉,完全有理可循。
郑拓心中这般想着,便没有停止手中动作。
“金钵,你所言或许为真,但这与我无关,我不放出魔皇,魔族就会与我为敌,与魔族为敌我并不想看到,至于魔皇是否会屠戮整个修仙界,抹杀修仙界所有生灵,那是魔皇之事,与我无关,若真如此,那也是这众生的造化本该如此。”
郑拓催动特殊魔气,供给那魔皇残指吞噬。
“无面,你这是在犯大错,你会成为千古罪人,真个修仙界的千古罪人,你为修仙者,自当为生灵造福一方,怎可残害生灵,成为大恶……”
金钵口吐金光,试图说服郑拓,让郑拓回心转意。
“你有成为至圣的潜质,善恶皆在一念之间,万万不可自误啊!”
不得不说,金钵所言,听上去充满诱惑。
至圣受世人追捧,乃无上荣光存在。
这种事放在谁身上,谁都要考虑再三,是否答应下来。
可在郑拓这里,完全行不动。
“至圣还算了吧,我这人一生罪恶滔天,天堂不收,地狱难葬,至圣与大恶,皆非我所行之路,我知道自己该如何前行,谢谢你的提醒。”
郑拓对别人或许不了解,他对自己可是非常了解。
自己若能成为至圣,那得有多少至圣存在。
“榆木脑袋,属难开窍!”
金钵见自己所言无用,当即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嘿嘿一笑。
“早这样来多好,磨磨唧唧,惹人厌烦。”
郑拓当即催动魔气,化为真魔形态。
对于魔族法门,他多有了解。
此刻以特殊魔气化为真魔形态,翻身与金钵斗在一起。
嘭……
二者对上一拳。
霎时间魔气翻滚,如惊涛海浪般,肆虐这金钵之中。
如此多的特殊魔气,第一时间被魔皇断指吸收。
嗡!
魔皇断指散发出强横波动。
嘎嘣!
那将其围困的金色牢笼出现龟裂痕迹,眼看有破损迹象。
“在来!”
郑拓见效果不错,当即张牙舞爪,冲向金钵。
以战斗的余波帮助魔皇断指脱困,这种方式着实好用。
金钵见此,只能选择闪避,不与郑拓正面厮杀。
但郑拓此刻占据主动,不管三七二十一,疯狂释放特殊魔气,给予魔皇吞噬。
嗡……
嗡……
嗡……
魔皇断指所在,不断有一波一波力量爆发。
这力量一波比一波强大,宛若冲击波般,回荡在这金钵之内。
金钵没有在继续言语,因为他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他不可掌控的地步。
“看来,这修仙界将要不太平了啊!”
随着金钵这般低语,嘭的一声,那将魔皇断指围困的金色牢笼彻底炸裂。
魔皇断指脱困,下一秒嗖的一声,化为一道黑光,钻入郑拓哭笑面具之中。
郑拓一愣!
此刻哭笑面具的小世界之中,魔皇断指看上去漆黑如黑铁,没有任何魔气涌动。
其就这般安安静静的躺在其中,像是已经死掉一般。
与刚刚那魔气滔天,霸道非常的魔皇断指,形成阶段反差。
郑拓对此没有纠结太多。
他身形一动,就要离开。
“想走,给我站住!”
金钵出手,有金色牢笼杀来,欲要将郑拓镇压此地。
“你既然放走魔皇断指,那你就成为他,被镇压此地吧。”
金钵出手,威力强大。
郑拓反应十分迅捷,当即催动鲲鹏法,他化为一只鲲鹏,施展天下急速,迅速离开金钵体内。
“不要跑,给我站住!”
金色牢笼紧随其后,疯狂追赶郑拓。
郑拓瞬间逃离出金钵之中。
“断指已经拿到,快跑啊!”
郑拓嗷唠就是一嗓子,起身冲向魔二所在。
在场之中,魔二的实力最强强大,也只有魔二能够将自己保护。
“好小子,我妹妹果然没有看错人。”
魔二显然知道一些什么,当即露出笑容。
其余魔族见此,当即精神大阵。
邪王的嫡宠妖妃
“保护无面,撤!”
魔二一声令下,魔族众人,当即将郑拓保护其中,开始撤退。
“谁都不准走,都给我葬在这里!”
门奴见此,当即发威。
其催动秘法,召唤灵山之中,近乎所有轮回生灵,将众魔族团团包围。
魔族面对人数远远多于自己的轮回生灵,一个个面色上皆有紧绷神色。
突然!
嘎嘣!
有脆响出现,众人寻声望去。
黑凤这货抓到时机,张口咬住一尊罗汉的大腿,狠狠将其扯断。
显然这般严肃时刻,黑凤这货竟大口吃掉那罗汉大腿。
看上去一副美滋滋的样子,丝毫没有感觉到气氛已经达到如此地步。
嘎嘣……
嘎嘣……
嘎嘣……
黑凤吃的香甜,嘎嘣脆响。
就连门奴还有轮回生灵,包括金钵,都看向黑凤。
这时黑凤才察觉不对劲。
“你们看我做什么?”
黑凤说着,一把将那断掉退,实力大减的罗汉揽入怀中。
“这是我自己猎杀到的食物,你们看什么,看我也不会给你的。”
说着,黑凤生怕别人跟他抢夺一样,张开巨口,将那金身罗汉生吞口中。
嘎嘣……
嘎嘣……
嘎嘣……
黑凤的牙口是真的强横。
那金身罗汉的金身强硬非常,乃是天王境强者的肉身。
此刻在黑凤口中,跟糖豆一样,被嘎嘣脆的吃掉,毫无违和感。
寂静!
只有冷风吹过,一切都显得如此寂静与诡异。
“各位魔族战友,擒拿十八罗汉,让黑凤将他们全部吃掉,省的他们在此地不死不灭,能够修复肉身,形成长久战斗力。”
郑拓顿时心生一计。
黑凤这货好歹是自己的灵兽,双方签过一个一万年的契约。
一万年的契约不是开玩笑的。
在这个过程中,黑凤越是强大,对他来说,越是一大助力。
虽说黑凤这货平时不靠谱,经常性的给自己招惹麻烦。
但这货在关键时刻着实给力。
如刚刚这货单凭肉身帮助自己抵挡轮回生灵,给自己争取了宝贵时间。
所以。
此刻不如顺水推舟,让黑凤更加强大。
“对对对……”
黑凤何等聪明,当即明白给郑拓一个我懂的眼神。
“各位魔族老铁,将那十八罗汉都扔给我,我来将他们彻底解决,省的一个个打不死,跟着消耗大家伙,敢欺负我魔族老铁,我黑凤第一个不答应。”
黑凤叫嚷出声,非常讲义气,表示谁敢动魔族老铁就是跟我黑凤过不起,我黑凤虽远必诛。
魔族众人见黑凤如此模样,皆表情怪异。
郑拓他们了解,黑凤他更了解。
在东域,有着防火防盗防黑凤的顺口溜。
可想而知这黑凤有多大的影响力。
此刻黑凤一副与他们亲近模样,怎么都让人提不起兴趣,甚至有点想反抗。
“黑凤所言无错,这十八罗汉能够修复己身,在这里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只有黑凤能够将他们彻底抹杀,这十八罗汉在敢动手,全部打残,交给黑凤处理。”
有魔二所言,顿时魔族众人便明白了该如何行事。
“黑凤,无面,魔族!”
门奴气的直咬牙。
那十八罗汉堪称他手下最强手段。
此刻竟然被一只贱鸟所克制,如何能不让他愤怒。
不过。
“你们以为,能克制我手中十八罗汉就能脱离此地,真是异想天开。”
门奴当即只会轮回生灵,准备攻杀。
轮回生灵明显是主力军,成百上千的轮回生灵汇聚而来。
这股恐怖的力量,在这诺大修仙界,也将是无敌的存在。
仅仅数十位魔族而已,如何能与这高出自己数倍的强者对决。
恐怕一个回合,众人就会全部落败。
“动手,一个不留,杀!”
门奴果断,当即厉喝出声。
轮回生灵与十八罗汉一样,在这灵山之中,在这轮回之海之中,拥有不死不灭的能力,永远也杀不死。
所以他们无所畏惧,冲向魔族众人。
“魔族众人听令,保护无面,冲出去!”
魔二一声令下,众人将郑拓保护其中,当即与轮回生灵展开生死大战。
这种颤抖堪称无比惨烈。
刚一接触,便是数位魔族被陨落,被漫天神通打爆。
魔血侵染大地,让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惨烈的战斗正式打响,从一开始,仿佛就注定了魔族会失败。
敌人太多,铺天盖地,你能防住一人攻杀,却防不住数十人的攻杀。
你能斩杀一尊轮回生灵,转眼间,那轮回生灵就修复伤体,在度加入到战斗之中。
敌人没有消耗,我方大量消耗,这种对决,注定了魔族会失败。
而随着魔族的不断陨落。
嗡!
郑拓哭笑面具之中,那魔皇断指散发出阵阵威能。
下一秒。
众多魔族,好似被魔皇激活了魔种血脉一般。
一个个实力瞬间暴涨。
面对周围铺天盖地杀来的轮回生灵,竟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这种场景看在郑拓眼中,着实有些恐怖。
王级如草芥,分分钟陨落在自己面前。
这种战斗太过残酷。
明明已是修仙界最强存在,为何此刻若现宛若蝼蚁。
杀伐尽显,果断非常。
郑拓知道,这时候自己也该出一份力。
他魔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心念一动,唤出仙鼎。
仙鼎催动,散发出阵阵威能。
哗啦啦……
有天道锁链自仙鼎之中飞出,瞬间将一尊受伤的轮回生灵捆绑,分分钟拖入仙鼎之中镇压。
轮回生灵对郑拓来说,乃是大补之物。
这东西就是活着的充电宝,他能够将轮回之力吸收,转化为天道印记,加持己身,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
此时此刻。
他身处被保护的最中间,也是最好的位置。
催动仙鼎,控制天道锁链,开始狩猎守卫那些受伤的轮回生灵。
这些轮回生灵被抓住后镇压,便在无法加入战斗,成为拦路虎,阻挡魔族。
郑拓如此手段,顿时叫周围魔族士气大振。
原本那轮回生灵着实难缠,完全杀不死,刚刚干掉,分分钟修复肉身在度杀来。
但是现在。
有郑拓如此手段镇压轮回生灵,叫众人信心大增。
干掉所有轮回生灵,便能成功脱困。
“无面!!!”
门奴见此,暴怒出声。
赤巷以南 四月三日苏夙
他双眼血红一片,怒火直冲九霄。
那恨不得将郑拓撕碎的模样,任谁都感受的真真切切。
“无面,你接连坏我好事,我灵山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放过你。”
门奴暴怒,杀向郑拓而来。
郑拓见此,欲要出手对抗。
“无面老弟,他交给我,你专心对付轮回生灵!”
魔奴出现。
他曾伪装成门奴,引导众人来到此地。
现在出手,大战门奴。
双奴之战,格外惨烈。
二者都是将性命置之度外之人,如今对决,不死不休。
郑拓见此,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继续专心催动仙鼎,捕捉周围那受伤的轮回生灵,进行镇压。
轮回生灵见此,皆心生惧意,战斗局面出现逆转。
这些轮回生灵并非没有灵智。
相反。
他们灵智极高,皆懂得趋吉避凶。
刚刚他们是不死不灭,无法被击杀,受到遭重的伤也能修复。
可是现在。
因为有郑拓的存在,他们受伤时的虚弱期,会被郑拓抓入仙鼎之中。
虽不知道那仙鼎之中有何危险。
但他们相信,这个叫无面的家伙,绝对不是善茬。
故此。
轮回生灵的手段逐渐弱化,这给了魔族强者突破的机会。
魔族强者保护着郑拓,一路冲杀,所过之处,山峰崩断,大地龟裂,一座座大山被打成粉末,化为砂砾,一条条大河被瞬间蒸发,露出干瘪的河床。
王级大战,恐怖如斯,整个灵山都在被毁灭之中。
这片世界迎来他的终结。
虽可惜,却也毫无办法。
众人一路前行,不多时,终于看到出口。
出口便是希望,看到了希望,众人的战斗欲望更加强烈。
“没想到,如今的魔族,到也还有些本领。”
虚空之上。
那与大魔神对决的金蝉子声音传来。
“斗转星移,颠倒乾坤。”
金蝉子开口,如在诵经。
霎时间!
天地变幻,郑拓等人明明看到前方出口,恍惚间,出口消失不见。
出口消失,同时有一道金色的通天大门出现。
“这是什么神通!”
郑拓惊愕!
谈笑间改天换地,不知不觉中将他们所有人传送到另一片天地。
这种手段,已经超出常理太多,达到让他难以理解的程度。
此刻此刻。
所以轮回生灵停手,十八罗汉中,还剩下的八尊也是停手。
他们远远避开那金色大门,不敢靠近分毫。
“灵山!”
魔二见此,低语说道。
“什么意思?”
郑拓感觉不妙,事情有些超乎预期。
“刚刚你我战斗之地,只能算是灵山前的花圃,这大门的背后,才是真正的灵山。”
魔二所言,将郑拓震慑。
“真的假的,刚刚那般玄妙景象,各种灵物层出不穷,甚至其中还有菩提树,竟然只是花圃,根本非真正灵山。”
“真的,货真价实。”
魔二表情严肃,望着远处大门。
“灵山神秘,没有人能够一窥究竟,其中玄妙,三天三夜难以说尽。”
见魔二如此严肃,如此言语,郑拓知道,事情可能比想象中更加复杂。
他欲要询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轰隆隆……
前方金色大门,缓缓打开。
刹那间!
郑拓感受到一股自己无法抗拒的力量涌来,将他包裹,欲要将他度化。
这种感觉非常玄妙,不可怕,反而身舒服。
仿佛他只要迈步,就能进入极乐世界,享受无拘无束,永恒的自由。
嗡!
哭笑面具在度自动护主,将他从那种舒服的玄妙之中唤醒。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走到了灵山金色大门前,且一只脚已经抬起,准备踏足其中。
在他背后。
魔族众人一脸惊愕的望着他。
他们想要开口,却没有声音,模样十分诡异。
郑拓见此,立刻收脚,放回魔族阵营之中。
嗡!
哭笑面具之中,魔皇断指传来特殊波动,将他们这群人保护其中。
“终于打开了!”
有声音出现,众人询问望去。
那是一位男子,皮肤白皙,身穿白衣,儒雅随和的模样,很是有爱。
众魔族不解,此地为何会出现出窍期强者。
反观郑拓,看到此人,当即神色一动。
并不是因为此人的出现而惊讶,而是因为此人他竟然认识。
“长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有错,这个人就是那个说话很直,由万千人格凝聚而来的长生。
“无面兄,你也在这里啊!”
长生看上去很随意,热情的与郑拓挥手,打着招呼。
“长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郑拓忍不住询问。
这里很危险,长生在这里,恐怕会出事。
“无面兄,我一路行来,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此地。”
长生性格依旧,说话很直。
“这灵山与我投缘,我感觉到了熟悉的东西在此地,或许,我能够继承这灵山,成为灵山之主。”
长生微笑着,似在说一件平凡之事。
你这事本身并不平凡。
灵山之主,那是何等存在,岂能是说成为,便成为的。
“不说了不说,无面兄,我先行一步,仙路漫漫,终有你我重逢之日,待得重逢之日,你我在把酒言欢,诉说往日惆怅。”
长生很淡然,也很超尘。
更重要的是,这货竟然能独自来到这里。
很显然此地不是谁都能够踏足之地。
“好,待得他日相距,你我把酒言欢,诉说惆怅。”
郑拓回应长生,十分诚恳。
长生这家伙与他很投缘,只是其性格古怪,难以捉摸。
如今相遇,也算是有些缘分。
长生点头,转身,漫步前行。
如此场合,长生从容而淡定。
他一步一步前行,走的很慢,带有某种节奏。
就这般,在众人眼中,进入灵山那敞开的大门之中,消失不见。
“进……进……进去了!”
最惊愕的不是郑拓与魔族众人,而是门奴。
他望着漫步进入灵山大门的长生,整个人竟无法自控的言语颤抖,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事一样。
“无面老弟,看来你与刚刚那叫长生的修仙者很是熟悉啊!”
魔奴此刻开口,小心询问到。
“嗯,我曾与长生走过一段路,算是有些关系。”
郑拓回应,“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魔奴看向郑拓,深吸一口气,道:“你有所不知,这灵山此次开启,的确是为了寻找继承者,继承灵山之主大位,而刚刚与你交谈那长生,十有八九,便是下一任灵山之主。”
“什么?”
郑拓惊愕,难以相信。
“你说长生真的会成为灵山之主。”
“没错。”
魔奴点头。
“我在这灵山外围有些岁月,知道许多信息,其中便是有一条。”
魔奴看向灵山大门。
“这灵山大门,并不是谁都能够踏足的地方,这也是我和我惊愕,你竟然能够跨入其中半步的原因,因为进入灵山之中,便是灵山之声,此生此世都将难以脱离,恰逢灵山选择灵山之主继承者,刚刚我以为你就是那继承者,没想到,继承者另有其人,就是你那好友,长生。”
魔奴倒是很好说话,将其中实情告知郑拓,让郑拓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
“那岂不是说,刚刚我若踏足灵山,我就是这灵山之主的继承人了?”
“也不尽然,恐怕你要与你那好友长生争夺。”
“明白。”
郑拓庆幸自己没有进入灵山之中。
继承灵山之主大位,对普通修仙者来说,的确是大机缘。
但对他来说,那是枷锁,阻止他攀登更高山峰的枷锁。
他有天道印记,给他时间,他必将超越灵山之主。
呼……
郑拓深呼吸,将感谢的波动传达给哭笑面具。
哭笑面具有灵,当即有依赖情绪回应。
法宝有灵,郑拓向来将他们当成好友对待。
已有好几次他被更强者控制,都是哭笑面具自动护主,将他唤醒。
如此给力的法宝,郑拓心中满是欣慰。
冷静下来后,郑拓看看灵山大门所在,在看看众人身后。
灵山大门没有动静,也没有关闭。
身后则是以门奴为首,一群凶神恶煞的轮回生灵与罗汉。
反观魔族一方。
各自身上皆有挂彩,正在调养,准备再战。
只有黑凤这货。
画风完全不对。
它化为人形大小,双眼放光,望着仅剩的几尊罗汉,大肆吞咽口水。
刚刚尝到甜头的黑凤,此刻恨不得继续大战,将剩余几尊罗汉全部吃掉。
双方各有不同,形成僵持之势。
魔族众人是无法离开,前有灵山大门拦路,后有门奴众人阻拦。
他们被夹在中间,十分被动。
郑拓脑中急速思考,该如何跑路。
“接下来如何行事?”
郑拓最后询问魔二,看其有何手段。
“等!”
魔二的回应倒是直接,告诉郑拓等着。
郑拓对此也没有办法。
他对此地并不了解,只能安静等待。
这种安静的等待并未持续太久。
前方那打开的灵山大门之中,渐渐有了声音。
似乎,有某种可怕的生物已经苏醒,正在赶来的路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