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cvr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線上看-第984章 疾病陰雲閲讀-077sj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长着长耳朵的精灵们听力是极好的。
今天下午精灵军队的新一批补给物资到了,随船来了不少新鲜的水果,精灵女王好心带着一筐自己专享的水果过来给查尔斯,结果走近后发现他居然在说自己的坏话。
愤怒的箭矢当然没扎穿查尔斯的脑壳,只不过箭杆瞬间化作长长的藤蔓把这家伙给捆着吊在天花板上。
至于伊丽莎白,她在第一支箭射进来的时候立即熟练地从另一边跳窗跑路,以她为目标的第二支箭被她的脚后跟一磕,直接磕飞到地上。
没了目标的箭矢变成的藤蔓像八爪鱼一样四散开来,等着猎物上门。
在餐厅那里研究着“阴影潜行”这个魔法的塔兰图拉和薇姿两人听到了健身房里发出的声音不对劲,只是她们没有咋咋呼呼地冲过去,然后一脚踩藤蔓上挨倒吊起来,最后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春光乍泄,而是立即从厨房的窗口跳了出去。
誤惹妖孽:極品廢柴太囂張 顧乾乾
神力组成的藤蔓极其坚韧,刀砍火烧奈何不了它,查尔斯只能做着单摆运动等它自然失效。
然而,精灵女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他呢,那藤蔓开始放电了。
“嗯?”
在一座遥远的村庄里,一位美丽的大姐突然心有所感,转头看向了知识都市的方向。
“圣女阁下,怎么了?”
坐在米拉身边的光头村长小心翼翼地询问着面前这位大人物,生怕是自己侍候不周引起她的不满。
不小心不行啊,且不说她光明神殿圣女这个超凡脱俗的身份,就她退休后会成为本国王后的传言就足够要命了,到时她一句话自己能落个好下场?
“没事。”米拉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想着查尔斯是不是又作死了。
醫妃嫁到:邪王狂寵
她拿起身边的水杯喝了一些草药煮出来的茶水,将桌面上的台灯往旁边挪了挪,然后继续着刚才的工作。
我不是公主:惡魔的依戀 顧盼瓊依
粗糙不平的木头桌面上摆着一张简陋的地图,勉强将方圆百里的地形地貌和村庄标注得能让人能看懂。
这里是比伯拉赫王国、雷里克王国和雷德金王国三国交界的地方,在上千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平原。
但在七百多年前北方高地边缘的一个巨大湖泊因为强者间的战斗而被轰出了一道通向南边低地的水渠,大量的湖水通过它倾泻而下,最终使得水渠变成了宽阔的河道,硬生生地让南方的平原变成了水网交错的鱼米之乡。
这三个国家都想完全占据此地,但大小冲突打了快三百年,最终还是三家各种趁火打劫、相互背刺、来回拉锯到头来还是平分秋色。
也就三十年前萝丝女王的姑姑嫁给了奥斯顿一世他爹,两国关系有所好转,加上当时的雷德金公爵要全力对付比施贝格王国,这片土地才迎来了有史以来最长时间的和平。
只是最近半个月来,死亡的阴云笼罩在这片土地上。
“小姐,吃点东西吧。”身材高大的恰西要低下头才能走进老村长的家,她的手里正拿着一碗刚煮好的燕麦粥。
恰西是上个月被查尔斯派到米拉身边的,她最近一直在照顾着这位以前的大小姐。
米拉依旧研究着地图,她头也不抬的说道:“先放一放,等下就吃。”
地图上的很多村镇都标注了第一次发病的大致时间,只要各地的信息完善,就可以推测出发病的源头。
她接着问道:“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恰西把燕麦粥放在了墙边的柜子上,从口袋里拿出手绢盖在碗口上,免得等下变成蟑螂粥。
她有经验了,米拉所说的“等一下”至少两个小时。
在做着这一切的同时,她回答道:“我们的药有些效果,而且是几种有效的药里面副作用最轻的,重病的病人喝了药就不再恶化了,只是有些人的体质太差……唉……”
这是这些天来米拉听到的唯一好消息,能找到有效的药就好。
她说道:“你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去南边,把这个事情告诉吉尔伯特·雷德金公爵。”
天價豪嫁
“还有强调一下不要再让下游的人喝河里的水,必须在远离河道的地方挖井,现在初步判断这次传染病是喝了河水引起的。”
恰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声闻道:“小姐,我可以不去吗?”
深空的暗夜小隊
米拉抬起头来,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疑惑地看看恰西。
按理说自己现在是没法命令恰西了,她来帮自己纯粹是查尔斯的命令,只是小时候的情分还在,自己的话她从没有讨价还价的。
掌心遇到愛 吃魚的夢夢
恰西用更低的声音说道:“大王子他……他对我总是想……”
米拉心中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大舅因为好色风评不好,只能说道:“你明天就去西边把这事告诉巴德吧。”
米拉在家里的时候就认识了萝丝女王的弟弟巴德·比伯拉赫,他除了经常对查尔斯恶作剧外作风还算正派,没有什么负面传闻。
恰西松了一口气,自己上次到那边传话的时候差点被雷德金王国负责处理这次疫情的吉尔伯特给强推了,好在说了自己是查尔斯的情人这才趁着对方愣神的时候逃走。
她答应了下来,然后说道:“小姐,你该去睡觉了,这几天你都没有合过眼。”
半世浮萍隨逝水
米拉摇了摇头,这次这片地区突然出现的肠道传染病来得又快又猛烈,病人一旦染病就开始腹泻,然后脱水直至死亡。
噬血王姬 杭小婧
她是在送走了最后一批鱼人难民后准备前往知识都市前线时被紧急派来这里支援的,这次发病区域覆盖三国交界处,政治形势复杂,也就她可以和三家都说得上话了。
这世界还是有不少善良、富有正义感和有责任心的人的,这些天来为了战胜病魔而废寝忘食的人不止她一个。
“圣女姐姐!”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男孩冲进了房子,“我爸爸有发现了!”
“真的?”米拉略为惊讶了一下,好消息来得太突然,让她有点不敢相信。
“嗯!”小男孩点着头说道,“我爸爸找到让人生病的小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