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mg3扣人心弦的小說 超凡貴族 線上看-第793章 月神之息相伴-n4x10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第二天一早,银鹰斥候整装出发。现在是雪之月的前几天,无数雪花在树林的上空飘飞,天气很冷,林间地面的积雪层却不算太厚,恰好把雨季形成的烂泥地给冻住了,适合队伍快速行军。
滅仙弒神
银鹰斥候必须在大雪封山之前爬上远处的亚速尔塔山脉,依露丝.月歌又担心追踪人类探险队的时候,和对方靠得太近,导致银鹰斥候败露行踪。因此,她选择绕一条远路,要求部下急行军,力求四天后在山上找个地方扎营休整。
其实,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废弃营地和亚速尔塔山脉的直线距离大约800多公里,兰德尔远征军只需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能到达山脚下。之前,远征军为了补充物资,平均每天只走200多公里的路程,如果是急行军,早就把银月斥候给甩掉了。这个时候,纳尔森和夏洛特率领的远征军已经开始登山,银鹰斥候就算直线急行军也追不上他们。
不过,依露丝选择绕路让维克多确定了一件事情,半身人冒险家可以跟踪其他半身人留下的隐秘路标。银鹰斥候有奇奇就不用担心会跟丢了波波和甜甜所在队伍。
奇奇坐着他的凶暴黑狼,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引路;精灵战士全都步行,他们运用独特的呼吸法节省体能,脚步轻盈,行军速度可以媲美战马,只是不能在途中开口说话;短腿的矮人守卫骑乘大角羊代步,他们身披重装反而是最轻松的,一路上絮絮叨叨,嘴巴就没停过,让维克多领教了矮人的话痨属性。
“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你的名字怪怪的,呃,我是说发音奇怪,我还是叫你夜莺。”
“夜莺,这个叫起来顺口,以后可能会是个名门……对了,你原先的族群是不是叫夜莺村?有没有文字?我是说,你识不识字?哈哈,我猜你不识字……哦,我不是笑话你,我是高兴。对,就是高兴……名门必须识字,你不识字没关系,我可以教你,所以我才高兴地大笑,哈哈,我可以教导一个名门,赞美月神,赞美山丘,赞美我的胡须……”
维克多冷冷地看了一眼喋喋不休的艾格洛.灰须,怒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很烦?”
艾格洛拍了拍大角羊粗壮的脖子,继续说道:“这是矮人的热情,就像熔炉里火焰,温暖人心,如沐春风,热汗淋漓,怒火冲天……我可以理解你的烦躁,但我会教你识字……”
维克多沉着脸抽出一支骨箭,反手刺在大角羊的后腿上,然后话痨矮人就被他的坐骑给带走了。
这招刺山羊屁股能让维克多的耳朵清净5分钟。然后其他矮人会顶替艾格洛的位置,跑过来找夜莺先生聊天。
矮人喜欢吹牛炫耀,大嘴巴就像闩不住的门,噼里啪啦能说一大堆话,没有半点保密意识。当然,他们已经把具有高等精灵血脉的夜莺先生当作同伴,除去那些没价值的废话,维克多倒是从矮人的唠叨中更深刻地了解精灵帝国和精灵城邦。
银鹰城的子民大多数是野精灵,他们并不像人类以为的那样精致、优雅、热爱自然和艺术。事实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野精灵都是文盲,性情粗野好战,比人类平民要勇敢彪悍。维克多觉得野精灵战士的行事风格接近地球世界虚构的亚马逊女战士,喜欢残酷地对待猎物和敌人。当然,野精灵的男女比例是一比一,家庭地位由夫妻各自的力量决定。每年的水之季三月,成年未婚的野精灵进行徒手比武,比武不分性别,优胜者挑选伴侣,落败者被挑选。
这一点,野精灵和野蛮人很像,而人类往往是因为爱情才结合,至少是崇尚浪漫的爱情。但野精灵在婚后才会有爱情生活,所谓精灵的浪漫爱情纯属人类以己度人的臆想。原因很简单,野精灵的生理特征和人类有差异,他们20岁成年,结婚之后才激活生育能力,雌性野精灵平均2年受孕一次。普通人类都是15岁成年,几乎没有生育限制,只要发育成熟就会以爱情之名追求心仪的对象。
相比树精灵、月精灵,维克多格外关注人口基数最大的野精灵,他们的生存状况决定了精灵帝国的整体实力,可以拿来和人类国度作横向对比。
野精灵的平均寿命比人类长,人口规模比人类小,个体实力比普通人强。按照精灵帝国的生命等阶标准,野精灵是二阶智慧种,类比豺狼人;人类只能算一阶生物,和地精、鱼人一个等阶。具体形容的话,普通的野精灵个个都是行动敏捷的神射手,能够熟练使用1.7米长的精灵长弓。人类的精锐长弓手必须接受严苛的训练,射击水平还不一定比得上普通的野精灵猎手。
無敵小萌寶:僵屍王爺,輕點咬!
不过,人类的生命等阶没有上限,每7000个人当中会有一个自然出现的凶暴战士,普通战士接受秘法训练也能呈现凶暴化特征。而野精灵的凶暴化比例低得可怜,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
虽然,精灵族的生命等阶壁垒森严,但精灵帝国普及战斗呼吸法,有非常完整的力量传承体系,甚至延伸到精灵的仆族。银鹰城的子民可以不识字,但他们必须系统化地学习战斗呼吸法和战斗技艺。
维克多开创的心灵血脉秘法具有普及性,可由于受到神术资源、药剂资源、食物资源、军备资源的限制,几乎不可能做到全民普及,必然是精英阶层的特权。
在文明程度方面,两者的差距没有隔代,精灵帝国更占优势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实。银鹰斥候使用的武器堪称精良,普通的精铁合金剑经过矮人铁匠的锻造捶打,其密度和坚韧性比人类的精铁兵器更高,破甲、锋锐、坚固特性完全不输给骑士专用的精金武器。
经济贸易、军事政治方面,精灵帝国采取城邦、村落的高度自治,像银鹰城就没有对下级村镇强制征税和强制征兵。由于底层居民不用交税,不用服劳役兵役,他们生活富足,拥有可支配的私人财产,从而推动城邦贸易的发展。精灵城邦使用自己铸造的金、银、铜币充当流通货币,但精灵帝国是以琥珀作为整个货币体系的基础。自治城邦中的名门垄断市场贸易,他们掌握城中的商铺,而村镇居民到银鹰城消费购物,兜售产品都要通过这些商铺。城邦名门还会组建商队,来往于各城邦从事远足贸易。
血煉魔天 龍千古
虽然精灵帝国的村镇无需缴税,但她们会主动自觉地向王女议会奉献物产和金币,并祈求高贵的月神祭祀按时赐下月亮树的种子,以确保村镇月光井的正常运转。他们没有兵役劳役,银鹰城议会进行战争动员的时候,各自治村镇同样会出兵出力。
九陽武神
太阳树、月亮树才是精灵帝国政治体制的核心。维克多认为,精灵帝国上层不征税,不征兵是为了偷懒,令他感到气愤的是,精灵帝国城邦无所作为还能顺畅地吸收优秀人才。
精灵皇都艾兰塔平均36年举行一次太阳祝福仪式,各城邦年轻一代的战职者都想参加精灵女皇主持的祝福仪式。例如,依露丝.月歌召集的银鹰斥候全都是银鹰城年轻的战职者,如果他们夺回月亮女神的圣物,为精灵帝国立下功勋,一旦前往艾兰塔接受太阳祝福,其中半数以上的人都会选择留在艾兰塔。同样的道理,精灵村镇的年轻战职者也想加入银鹰城名门,接受月亮树的祝福。
优秀的战职者都流向城邦名门,下面的精灵村镇就没有实力去挑战城邦议会的权威。长此以往,艾兰塔对精灵城邦,精灵城邦对下级村镇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凝聚力,即便她们采取一种近乎懒惰的高度自治政策,非但没有削弱帝国的统治力,反而消减了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的矛盾冲突。
归根结底,高等精灵的数量太稀少,银鹰城只有16个成年的月精灵,她们居于城邦政治的顶点,占有最多的城邦资源,偏偏每个月精灵只能生育一、两个后代,她们没有必要争权夺利,更没有精力去管理下面的村镇,干脆就放任不管,连税都懒得收。精灵城邦的政治倾轧局限于树精灵代表的中级阶层,那也是城邦内部的小矛盾,绝对没有人类王国的政治斗争那么激烈尖锐。
精灵帝国究竟有多少城邦村镇,目前还不得而知。总的来讲,精灵及仆从族的生育水平较低,人口规模增长缓慢,人员流动性差,社会底层的生活安定富足,虽然精灵帝国的整体实力远超人类国度,但他们不具有强烈的开拓意愿。
鴻蒙邪君 霸刀
末日之門 喬良
维克多认为,精灵帝国对人类王国构成威胁的可能性很低,但要和她们发展外交关系,缔结攻守盟约同样十分困难。
然而,如果黑血恶魔的目标是原生种人类,那人类国度非常需要精灵帝国的有力支援。
就连“弗雷娅之泪”这么重要的圣物,精灵帝国也只有银鹰城出动了一支非正式的斥候队跑过来一探究竟。高等精灵如此散漫的作风,维克多怀疑把自己洗洗干净,打包买给精灵皇族,恐怕也无法推动精灵帝国和人类王国结盟。
傍晚时分,银鹰斥候急行军走了大约300公里的路程,依露丝询问维克多的意见后,下令扎营休整。精灵战士还保有战斗体能,但谁也不想再动了,一个个盘坐在地上运转呼吸法,恢复体力。精力充沛的矮人守卫负责处理杂务和警戒。他们酿酒、打铁很在行,烹饪就一般,肉干甜汤配上干巴巴的面饼就是晚餐,玩笑、吹牛、扯着大嗓门唱歌算矮人额外赠送的下饭配菜。
大家吃完一顿热闹的晚饭,精灵战士全都爬到树上休息,矮人们守上半夜。到了下半夜,精灵战士轮流换矮人休息,几名女性战舞者悄悄遁入森林深处,两个人负责警戒,其余的人脱掉战甲衣物,迎着寒冷的夜风,在雪地上持剑练习战舞呼吸法。
“夜莺,你应该没成年吧?”依露丝.月歌无声无息地跳上树枝,来到维克多的身旁,轻声说道。
维克多认真观察战舞者练习呼吸法,头也没回地反问道:“你想说什么?”
依露丝有点泄气,她是想效仿矮人和夜莺开个玩笑,但她知道夜莺其实不可能对野精灵女性感兴趣。大精灵要60 岁才成年,和月精灵结婚之后才懂恋爱,无论野精灵还是树精灵都无法引起大精灵的注意。
進化之耳
依露丝估测夜莺还不到50岁,他是对精灵的战斗呼吸法有兴趣,便转而说道:“这是战舞呼吸法,最好在月光下赤身练习,天上虽然有云层,却不能阻碍月亮和精灵的联系。她们都成年了,所以要和雄性同伴分开练习,因为我们现在都不想寻找伴侣……生了孩子的精灵,月亮树或太阳树对她祝福会大打折扣。等我们晋升树精灵,甚至晋升月精灵才会谈论婚姻。如果晋升失败,那就只能挑个合适的伴侣组建家庭。”
“夜莺,你的族群传承了月神之息?”依露丝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终于开口问道。
“月神之息?”维克多回过头,打量有着异色双眸的野精灵将军,挑了挑细长眉毛,说道:“不妨说给我听听。”
依露丝精神一振,细声说道:“伟大的太阳树孕育了第一个月精灵和第一个大精灵,她们的每一个精灵后代都是一颗月亮树,会像月亮树那样呼吸,那样吸收月光之力。最早的呼吸法是月神弗雷娅传下来的,传说精灵修炼了那种呼吸法能够自然晋升月精灵,我们都称它为‘月神之息’。”
獵人同人新的伊耳迷 夙瞳娃娃
“你认为我掌握‘月神之息’?”维克多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抚过依露丝的眉眼,动作轻柔的好像夜晚的风,手掌摩挲她粗糙紧致,富有弹性的脸颊,问道:“还是说任何能让精灵自然晋升的呼吸法都是‘月神之息’…….那你的呼吸法呢?”
夜莺的举止自然天成,被他抚摸脸颊的依露丝内心宁静,如同沐浴在皎洁无瑕的月光下既没有受到冒犯的愤懑,也没有丝毫的旖旎情思。
“你想看我独创的呼吸法?”她凝视夜莺深邃迷人的双眼,认真问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当然可以。”维克多神情平淡地点点头。
依露丝顿时有种荒谬的感觉,明明是自己向他展示呼吸法的奥秘,夜莺却摆出一副恩赐的姿态,偏偏还那么理所当然。
莫名其妙的念头一闪而逝,月歌大大方方地褪去衣甲,露出健美修长的身体和神秘的战舞魔纹,她的肌肉线条匀称且棱角分明,就像一只充满了力量美感雌月刃豹。
维克多很想告诉野精灵将军,其实不用脱衣服的,但她脱都已经脱了,再让她穿起来才叫尴尬,还有损怒风剑圣的风范。
依露丝专心运转呼吸法,团团白雾从她的鼻间喷出,形成朵朵凝而不散的漩涡,似乎只有出气没有吸气,但身体表面的魔纹隐隐张弛律动,仿佛是有生命的枝蔓在呼吸空气。她感觉到有轻柔舒缓的风从皮肤涌入身体,刚开始还跟随她的呼吸节奏游动,渐渐地,那股清凉的风推动她的呼吸节奏,改变她的呼吸方法。
紧闭双眼的依露丝可以终止演示呼吸法,但心灵直觉告诉她要抓住这次弥足珍贵的机会。她放松心情,任由不息之风带着她去呼吸。随着呼吸法的改变,她的精神无限拔高,冥冥中突破了黑沉沉的乌云,看见那一轮皎洁无瑕的银月。
银白月光宛如水雾,以微风做桥梁,渗入她的体内,持续滋润她的心灵和血脉。
“这是我预付给你的报酬……你要记住,每个精灵都是一颗月光树,但月光树和月光树是不同的……适合你的月神之息可能是其他精灵的毒药。”
夜莺的声音自耳畔远去,依露丝无暇顾及,她的心神已完全沉浸在修炼“月神之息”的快乐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