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tn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線上看-第203章分享-niikn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金什么都没有回答。
不知道如何回答,不知该往哪儿看的眼睛。
只有起伏的海浪轻轻拍打着空气发出阵阵回响。
“打扰了。”小白说。
“真是打扰了。”林潇说。
随着小白走进房间,林潇说道。
“真失礼。”小白说。
小白不满的说了一句,然后坐下来。
“你好。”小金说。
“做啊在自已面前的是小金。
“你们来个已经开始了,在早一些会好一点吧。”
“小金已经进入康复期,提前结束了。”
“能行吗?”
你能行就行。
顺带一提这个学生会禁止摄影。
当然因为我也在学习不禁止不行呢。
“说起来我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小白说。
‘’怎么了。林潇说。
晚饭怎么办?”
小金注意到了这个。
“我呼适但的做点什么。”
“你会做料理。”
‘简单的东西可以,在怎么说也不是白白独居。’
‘说到独居我可不会输给你。’
小白骄傲的说。
“好了,我来做了,材料已经买好了。”
上了二楼去厨房拿材料。
“要做什么?”
“今天搞到了鳗鱼,做鳗鱼盖饭。”
“是很新鲜的。”
“你很强啊。”
“理所当然的。”
鳗鱼就算生手也可以分解?
‘我练习过啊。’
‘练习。’小金说。
“最开始还不可以做的很好。”
“有让林潇试毒,试过就没问题了。”
‘你是恶魔啊i’林潇说。
“那个你对人家哥哥做了些什么。”
‘但是现在我成为鳗鱼大师了。’
这个女人为了这汇总事情利用男人。
那个家伙为了工作倒下之前会因为小白送到医院切
“总之稍微学习一会就开饭了。”
‘也是。’林潇说。
“在此之前,我要稍微。”
“怎么了。”阿静说。
“嗯。”小金憋着说不出来。
“洗手间?”小白说。
“嗯。”小金说。
洗手间下楼梯就到了。
“谢谢。”
没有必要这么害羞。
‘小金要不要我陪伴你。’
‘不用。’
也是无奈啊。
这个家伙。
随着清脆的声音小金走下了台阶。
“小金啊。”小白说。
“从我口中说出你的名字,也米有重要,。”
虽然感觉在别的意义上有动摇,不过现在的小金是由于其他的事情心不在焉。
“那自然,他不可能永远平静。”
茅山陰棺 mt縱然
“倒不如说,我吓了一跳。”
‘你吗?’林潇说。
系哦啊白点头说:‘在听到小金叫哥哥的时候,那他们确实有着羁绊,在长时间缠绕起来,绝对无法切断的羁绊。’
‘而这也是永远都不会改变,,所以小金对我来首永远都是对手’’
“可怕呢。”
认同对方才是对手,这也不是别人的事情。
对于我来说对手是税额呢。鳗鱼盖烧饭好吃的很。
“感谢招待。”
“已经吃够了?”
“不,吃盖烧饭还要添饭才奇怪吧。”
“是吗,小白说。
用第二晚该烧饭吃的小编说。”
‘我也觉得小金吃的太少了。’
“你刚才的发言我但灭有听到。”
‘’饭后小笑话。
‘在我面说一句话可以要连你的命。’
‘刻骨铭心。’
龍族高手在都市
林潇说。点头说。
“你真是白痴。”
“不用手也很清楚的事情。”
“说的很足够分啊。”
林潇说。
晚饭以后自然是学习。
小白将学习丢在一边,然后差不多过了2个小时。
“那么今天到此为止。”
小白说道。
“也是呢。”林潇说。
“就要结束了?”
小金说。
差不多晚上9点了,小白还是早点UI去。”
“小金蛮有集中力的,虽然考试没有多长时间,这样说不定还能追上不少。”
‘感谢您的教导。’小金说
“唉?”
看着奇怪的真心低下头的小金,系哦啊白吃惊了。
‘小金是不是有点奇怪。’
小白小声说。
“偶尔会这样。”林潇说。
“是吗?”
而小金只是整理教科书和笔记,一言不发。
让少女做夜路很危险,于是自已送小金和小白。”
‘确实和年为限。’
“真的有日本诶外表迷惑袭击他们来个人,那个家伙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小金就不受老听说小白也是运动能力十分哟秀。
如果他们进入战斗模式就三十痴汉被杀了也太可怜。
“你在想什么呢。”
“不没有事吗。”林潇说。
“昂小白。”
“老试试走着小心开口说。
“嗯。”
“我有一个方案,从明天开始在我家和小白前辈一起学习。”
“这难道是什么先进。”
‘我干嘛到现在还要对你吓先进。’
不是这回事,一对一更容易集中,在男生的房间有些静不下心。”
‘可以吗?’
在自已家里老板都不知道,完全没有必要。
正因为如此才选择这个。
“我是往前无所谓。”
少女们的视线集中过来。
不是睡哦笑话的时候。
“我也没有问题。”
“小心挂科了。”林潇说。
“不要将我挂科说的这么随便。”
“那么小白,那边拜托了。”
“万事放心。”
“让人不安的回答啊。”
“那么从明天开始就这样。”小白说。
“我先走一步回去了再见。”
说着小白跑了出去。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不要询问我。”
小金依然冷淡。
那么接下来是你家。
“那个前辈。”
“怎么了。”
小金说“稍微散下步好am?”
“不出。”
“夜里的教会有些恐怖。”
“前辈也会说普通话。”
‘我也是普通弱’
城市伽摩无声,现在这个时间很不错。
“前辈没有拿摄影机。”
“拿着摄影机不好吗。”
“”不拿也是如此,我比你抢。:
‘我男人的自尊心被伤害了。’
‘不存在的东西怎么会被是上海,’
真是说话不留情面。
紅樓之玉落皇家院
双胞胎妹妹很乖巧呢。
縱仙劫 可可有點甜
“没有在想什么。”
‘甩不干。’
“你根本不会撒谎,想的事情太容易看出来。”
‘虽然我喜欢开玩笑,但是不撒谎。’
‘’撒谎以后太麻烦了。’
在黑暗中小金陷入了思考。
“果然那句话也不是撒谎啊。”小金说。
‘如果有疑惑我可以多时候几次。’
林潇踏进一步,小金往后缩去。
就算在黑暗中也可以明显看出她脸上的红晕。
“疑惑我没有啦只是。”
‘只是?’林潇说。
直直接凝视着少女,虽然确实自作自受。
但是想要她接受自已。
“为什么是我?”
“谁知道,我也不懂,如果硬要说的话。”
‘因为你和我不同。’
‘不同?’小金说。
“你不是承认了自已受伤的事情。”
狐顏亂羽
‘就算否定也没有用,因为是事实。’
“我离开摄影研究会,被女朋友抛弃,我没有直面这份痛苦而难以忘记这就是我的弱点。”
“没有勇气看着自已。”
“你却不同,虽然有悲伤但是有接受它不是吗。”
‘这个。’
自已和研究部的大家一起拍摄电影非常快乐。
在哪里的她还是朋友也是恋人。
但是自已却失去了一切。
“失去中亚偶读东西会痛苦万分我却没有承认这理所当然的事实。”
“但是。”小金说。
“你不是回头望着前面,这个普通人是做不到。”
‘’啊。
“干嘛啊。”小金说。
林潇靠近了小金。
“你也认同我了吗?”
“不是这回事。”
小金红着脸手忙脚乱起来。
“认同你也可以,但这个和那个不停。”
“这个和那个是指什么。”
‘对我的那个喜欢的。’小金说。
“就算你说什么。”
“我说啊,小金。”林潇说。
一次又一次的摇头。
虽然可以相处各种理由,但那就不是我的。
“一旦喜欢上一个人为什么不重要,不需要说明理由,只是想让你知道。”
重生之莫言何年 曬黑
小金说:“在怎么说太突然。”
“刚才提到了一个在初春交往的少女。”
‘虽然想起来完全没有重视她,但我也喜欢她。’
一度回去也是因为她。
虽然觉得有些自说自话。
“所以被她抛弃会痛苦无比,真的,虽然这份痛苦的感情已经被掩盖掉了。”
“但是我已经不想品尝那种痛苦,这次我要真正重视自已喜欢的人。”
林潇看着小金,我喜欢你。
自已的话可以传达度搜好不知道。
但是如果不说的话就不会又开始。
不管多少次都要说下去。
不管多少次。
“我该怎么办。”小金像是和父母走散的哈子眼神中都是不安。
“前辈你。”
小金说:“好不容易忘记了,为什么又说让我不正常的话。”
“你这个笨蛋。”
突然去掉称呼吗
小金从自已眼前抛开了。
真是足够麻烦。
“那个。”柚子说。
“你在啊柚子。”
“虽然无所谓,但是在教会前面不雅哦吵架。”
‘无所谓就闭嘴,没有无关人士出场大家互。’
“好过分我是五拐你认识吗。”
柚子用平静的表情说。
“感觉你总是和哦我们维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很有趣。’
“你是导演。”
‘导演会和人家贪心。’
‘说道这一点你也是这样。’
“说不定是专业这样。林潇说。
“不要通过镜头,而是想要和小金站在同样的地方。”
“这样是好事情。”雨宫优子说。
“主角在镜头的话,故事就无法进站了。”
‘因为这是你和小金的故事。’
‘雨宫优子浮现微笑。
她的笑容是第一次见到。
“是啊没错呢。”
“这个才是我追求的真是。”
仅仅在电影捕捉是不够的。
自已突然想到,只是初次看到小金的时候。
并不只是拍摄,在那个时间,我或许都爱上她了。
看到遥远过去的梦。
不知道何时,不知何方。
应该从记忆消失的母亲的身影。
不这应该只是过去。
“你已经决定了吗?”
‘’原来如此,说出来我才明白。
腹黑正太邪魅殿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妈妈。”
“对于长辈来说一直是孩子。”
是这么一回事吧。
“妈妈呢,觉得你那样很好哦。”
“你只是为了梦想而活下去”
“也许并不是如此,我是为了我。”
‘你真是温柔呢。’
“比梦想更重要的东西不是找到了。”
‘稍微有些不同。’
透过尽头看到的梦想,同时也有想和梦想一样重视现实。
“抱歉,就是这样被养大的孩子。”
‘你没有可道歉的事情。’
‘没有呢。’母亲说。
“谢谢你母亲。”林潇说。
分明自已的眼睛没有移动开,母亲消失了。
“妈妈?”
“努力哦,林潇。”母亲说。
“我会的。”
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什么都看不到,这真是一场美梦呢。
有着淡淡温柔的气息。
“醒来的时候手机上来了小金的短信。”
“并不是为了昨天喊自已笨蛋而道歉。”
而是说摄影暂且中断,要集中精神考试。
说起来已经拍了很多。
不小心可以做出设计集了呢。
如果不攻克最后的高地,章节就无法连贯。
如果她想要时间考虑的话。
大概吧。
今天早上走在一如既往的上学路上,唯一区别是没有拿摄影机。
偶尔和朋友打招呼。
肌肉痛消失了,踏着稳稳的步伐。
“早上好,林潇”小白说。
“哦,你怎么了。”
“什么情况。”
“突然被撞了倒在达世行。”
真是无奈啊。
这个小白,到底呀工作室吗。
那个家伙怒风一般的跑掉了。
林潇站起来,这个小白,到底要做什么呢。
“摔倒脸还是平生第一次。”
‘你是小汐。’
林潇说。
“有什么事情啊?”
“嗯?”
“啊,有可怕的绅士。”
“你凭什么这样说”
‘一边看着我一边流鼻血。’“是你才对吧。”
林潇一边吐槽一边摸鼻子
确实血流如注呢。
“这是我刚才摔倒的原因。”
被小汐一巴掌拍唉之地上。
林潇感到今天特别倒霉,又毫无办法。
真是太糟糕了。
这个可怕的世界。
“真的十分抱歉。”小汐说。
“明白就好了算了。”
一晌貪歡:總裁,不可以!
误解解开以后小汐改变了老师了。
大清,坑你沒商量 老余
小汐将纸巾给了自已。
看来最近经常遭遇暴力。
“但是突然流鼻血好可怕。”
‘说不定是如此。’
不过收起来看见少女就六学,打击够大。
“前辈没有事情吧”小汐说。
‘因为你是缠着我小金的危险人物二号。’
‘请问一号是谁。’
‘那个人已经没有威胁了。’
“那个人啊,他不会去缠着小金了。。”
“传说中男人的友情吗?”小汐说。
哎呀我真是服了你。
“都说了没有这回事啊。”
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