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7dj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明天下-第八十四章終於正常了?展示-5xbmt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八十四章终于正常了?
小丫頭快到碗裏來 心晴的天空
“除非允许携带奴隶。”
徐五想犹豫良久之后,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想要快速的开发辽东,除非使用奴隶。”
徐五想声音逐渐变大。
“想要我接手辽东开发,必须要允许我使用奴隶!”
徐五想最后斩钉截铁的对张国柱道。
“就我大明现在的局面,不使用奴隶休想快速的将辽东开发出来!”
徐五想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开发辽东的最好办法,并决定不再改主意了。
“陛下没有派监察部监察你的行程,还当你在长安呢,这时候你如果去找陛下理论这件事,信不信,你从此以后蹲茅厕都会有人监视?”
张国柱对徐五想的想法嗤之以鼻,他不觉得皇帝会为了开发辽东开引进奴隶这个口子。
重生鹿鼎之神龍教主 楊老三1
徐五想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国相府,并且于当天晚上就带着护卫骑马走了,他准备先跑到洛阳之后,再给皇帝上本,阐述自己的论点。
以前,蓝田皇朝不是没有大规模使用奴隶,其中,在南洋,在西域,就有巨大的奴隶群体存在,如果不是因为使用了大量的奴隶,南洋的开发速度不会这么快,西域的战斗也不会这么顺利。
既然奴隶是一个好东西,那就该拿来用一下,而不是因为顾及脸面,就放着好东西不用。
顺从,在张国柱,韩陵山,徐五想这些人身上是不存在的。
只要他们认为对的东西,就一定会争取到底。
只不过,他们很讲方法,就像徐五想这一次做的一样,日夜不停的骑着马跑到了洛阳,然后在第一时间就把《辽东启用奴隶疏》用八百里加急送到了云昭的案头。
他白白跑路的行为没有白费。
让云昭后续的手段用不出来了,本来云昭准备用徐五想迁延燕京的事情来再揉捏他一把,没想到人家也是聪明人,第一时间就跑了。
现在再用这个借口就不好使了,毕竟ꓹ 人家如今在洛阳,不在燕京ꓹ 算不上私自停留。
看完徐五想的奏疏,云昭明白,徐五想不仅仅要在辽东使用奴隶ꓹ 就连修造铁路的事情上,也准备动用奴隶ꓹ 这是云彰修建宝成铁路使用奴隶,留下来的后遗症。
極品殺手
打铁就要自身硬ꓹ 云彰能做的事情ꓹ 他徐五想难道就做不得?
他不仅仅要做,还要把使用奴隶的事情扩大化,扩大到方方面面。
这自然是不成的,云昭不答应。
黎国城拿着云昭刚刚批阅的奏疏,有些拿不准,就确认了一遍。
“陛下,您真的同意了徐五想使用奴隶的建议?”
云昭点点头道:“只准许用在辽东以及修建铁路事宜上。”
黎国城道:“如果开了口子ꓹ 以后再想要堵住,恐怕没机会了。”
云昭指着黎国城手里的文书道:“你看看这篇奏疏ꓹ 我有拒绝的余地吗?既然主意是他徐五想提出来的ꓹ 你就要记得将这一篇奏疏送到太史令那边ꓹ 还要刊登在报纸上ꓹ 让所有人参与讨论一下。
吞噬魂帝 徐廣大
也让徐五想知晓,明知我不愿意在国内使用奴隶ꓹ 还要逼迫我这样做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黎国城道:“徐五想将会开我大明正大光明使用奴隶的先河。”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ꓹ 这个锅ꓹ 朕不背,同时可以告知金虎ꓹ 可以把朝鲜人送给或者卖给徐五想了,也告知施琅,同样做,一并告知各地市舶司,准许强壮的奴隶进入国内,不过,只能参与铁路建设,以及辽东开发。”
黎国城答应一声,就匆匆的去办事了。
《蓝田日报》发出之后,大明各地一片哗然,尤其以玉山大学堂讨论的最为激烈,而玉山书院因为没有立场,也有很多学子以自己的名义刊发文章,指责徐五想。
五天后已经走到山东的徐五想也看到了刊登这则消息的报纸,面无表情的将报纸揉成一团丢掉之后对随行副官道:“一个个明明都是利益均沾者,这时候却虚头巴脑的,真是不知羞耻。
张明,你即刻启程直奔杭州市舶司,告诉他们我要他们手中所有没有进入国门的强壮奴隶,一定要告诉他们,只要男子,不要女人。”
副官张明不解的道:“先生,您的名声……”
徐五想笑了一下道:“要什么名声呢,赶紧去办事,我担心事情办得晚了,人家会涨价。”
张明匆匆的拿了派遣单子,就一路南下,同样是日夜不停地赶路。
等徐五想骑马再一次走进燕京的时候,瞅着高大的城门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我们终究还是变成了真正的君臣模样。”
徐五想没有去见张国柱,而是亲自来到云昭这里领到了旨意,以极为平和的心态接受了这两项艰巨的任务,没有跟云昭说别的话,只是恭敬的离开了行宫。
同样的,云昭也没有跟徐五想解释什么,平静的接受了奴隶进入大明内部的结果……
杭州的张德邦却非常的快活!
拿到报纸之后他一刻都没有停止,就匆匆的跑去了自己在运河边上的小宅子,想要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朝鲜来的郑氏。
“娘子,娘子,我终于可以帮你把船民户籍改成正当户籍了。”
才推开门,张德邦就兴冲冲的大叫。
正在做婴儿衣衫的郑氏缓缓站起来瞅着欢喜的张德邦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缓缓施礼道:“有劳夫君了。”
张德邦把报纸递给郑氏,然后搀扶着已经怀孕的郑氏坐下来,用手指指点着《蓝田日报》的头版头条道:“陛下已经准允外国人进入大明腹地,你以后就不要总是闷在宅子里,可以正大光明的出门了。”
郑氏认真诵读了一遍那条消息,瞅着张德邦道:“这是真的?”
张德邦笑道:“自然是真的,你以后就是我大明人了,可以活的宽松些。”
郑氏摇摇头道:“报纸上说,只允许男丁进来。”
张德邦嘿嘿笑道:“以前不准许所有人进来,你不是也进来了吗?现在,虽说只允许男丁进来,地方上因为缺少人手,那么多的女子白白的被市舶司阻隔在码头上,也不是个事情,而杭州的各大刺绣,纺织,成衣作坊需要大量的女子,不用我们着急,那些作坊主,以及官办的作坊掌柜们,就会帮你冲开这道禁令。
徐五想徐公既然敢开先河,杭州知府就敢放洪水,这些官老爷,我了解的很。”
郑氏沉默片刻,忽然咬咬牙跪在张德邦脚下道:“妾身有一件事情想要求夫君!”
巫在回歸
张德邦笑嘻嘻的将郑氏搀扶起来道:“小心,小心,别伤了腹中的孩子,你说,有什么事情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就一定会满足你。”
郑氏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纸上绘制着一个人像,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图画绘制的非常传神。
张德邦接过这张纸,瞅了瞅图画上的男子道:“这是谁?”
郑氏哭泣道:“这是妾身的兄长,我们在朝鲜的时候失散了,不过,根据妾身思量,他应该就被杭州市舶司阻挡在码头上,求夫君把我兄长救出来,妾身愿意结草衔环,生生世世的报答夫君的大恩。”
张德邦听郑氏说这个男人是他哥哥,原本阴沉下来的脸上立刻就有了笑容,满口答应道:“好,好,你要是早说,我说不定早就把人给弄出来了。
我有一个表哥就在杭州市舶司当差,等我把小鹦哥的小木船给她就去。”
说完话,张德邦就大声的呼唤鹦哥。
一个穿着绿色袄子的小闺女就匆匆的跑出来,猛地一跳就跳进了张德邦的怀里,被张德邦紧紧地抱住,两人额头顶额头的亲昵一阵,张德邦才在小鹦哥的哀求声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木船。
看着闺女跟张德邦笑闹的模样,郑氏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握紧了拳头咬着牙看张德邦跟小闺女鹦哥在水缸里操弄那艘小木船。
“叫声爹爹听听,明天还有小木人,可以放在小船上。”
“爹爹。”鹦哥脆生生的喊了一声爹爹,却好像又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赶紧回头看向母亲。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
母亲的眼神阴冷而残毒,鹦哥忍不住环住了张德邦的脖子,不敢再看。
郑氏笑着将鹦哥从张德邦的怀里摘下来,对张德邦道:“夫君,还是早去早回,妾身给夫君准备两样新学的杭州菜,等夫君回来品尝。”
张德邦笑呵呵的答应了,还探出手在小鹦哥的小脸上轻轻捏了一下,最后把小木船从水缸里捞出来狠狠地甩掉了上面的水珠,嘱咐小鹦哥小木船要阴干,不敢放在阳光下暴晒,这才匆匆的去了杭州市舶司。
郑氏目送张德邦走过街角,就关上门,一手捂住小鹦哥的嘴巴,另一手狠狠的拧着小鹦哥的屁.股,低声道:“你的父亲是一个高贵得人,不是这个不学无术的人,你怎么敢把爹爹这么高贵的称呼,给了这个男人?”
限時婚約:BOSS的億萬甜寵
小鹦哥想要大声哭喊,却哭不出声,两条小腿在空中胡乱踢腾,两只大大的眼睛里滚出一串串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