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lfv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423 你別笑,會誤會相伴-fgljg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张凡在津河主任的欢迎下,把张凡迎出了机场,毕竟是直辖市,也没夸张到说是汽车开到飞机轱辘下面,然后夸张的用红地毯从飞机门一直铺到汽车面前。
先不说有没有可能,如果真这样了,张凡心里就要对这个主任有堤防了。一个医院的主任,能量大到在直辖市都快通了天,这绝对有问题,就如江湖上的传言一样,别看你现在跳的欢,小心将来拉清单。
主天運
巴图曾对张凡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个人肆意昂扬到连规矩都不遵守的时候,不管他现在多风光多耀眼,一定要远离,别到时候炸他的时候,伤到了你。
别看这个老小子最大也就当了一个县医院的院长,可夸张的是人家从二十岁就开始从乡镇当院长一直到县医院当院长,出事的时候都快五十了,这能是一个简单的人吗。
张凡当初从巴图身上学到了很多,特别是一些为人处世方面,别看这家伙是个贪,可做事的方式方法真的是有一套的,如果把他和欧阳在年轻的时候放在一起,欧阳绝对不是巴图的对手。
张凡的人生路上,学校的时候其实也是模模糊糊,什么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当初他就是一个观点,方便面买的快,手上能多糊弄点钱就是最好的观点。
衣配良緣
后来在巴图、老高、欧阳的熏陶下,不谈技术,就谈观念,现在的张凡和同一时间毕业的大学绝对是有代差的。人生其实就这样,一步快,步步快。
光有技术,做人失败的也多倒说不过来。所以,张凡内有系统挂在哪里让张凡随时随地的去练手,外有三个老师在他三个不同阶段给与人生的指点,说实话,真的是内外双修。
所以,当张凡一上车,都不用说话,气势就相当的稳当。津河的主任原本想着带个尤物说不定能试探一下张凡,可张凡上了车,对待尤物,对待他都是一视同仁。就连握手都是一沾既放,绝对没有像是油腻男一样,不光一个手握着对方的小手,另外一个手还要拍人家的手背,关心的了不得。
张凡稳当,上了车的尤物也就不敢胡撩拨,静静的坐在前排略转着头,微笑的看着张凡和津河的主任,其实她心里早就炸了锅了:“这家伙这么年轻不会就不行了吧,这家伙眼神是不是不好啊,这家伙不会是个……”
心里这样想,可表现的越来越尊重。
至尊殺手妃:鳳破九霄
津河的主任一看这个架势,也就不多介绍了,简单的说了一句,这是史赛克的学术经理!
张凡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什么学术经理,到底学啥的谁求知道。这种人如果不想打交道,一点颜色都不能给,不然绝对是不厌其烦。
“张院第一次来津河吧,呵呵,先吃饭,然后咱去医院,这次能邀请到张院,真的是我的荣幸啊。”
虽然津河主任说的是普通话,可津河话的味道还是相当浓郁的,别看津河在北方,还是北方重点的大城市,可它的这个方言里面好像带着一股子的南方强调。
比如北方,有好几个地方语系,什么京兰官话,什么陕普,可相对的对于大部分华国人,听起来还是不怎么费事的,可大西省就不一样了,明明是北方,可它的方言,北方人听不懂的占大多数,像什么逗你妹(偷你妹)!
而津河话就和大西省有点相似,不知道当年是怎么回事,北方就这两个省和市的话音好像带着南方音,估计当年是被南方当间谍一样安插在北方的吧。
至于南方,方言就不能讨论,这方面当年丸子国是深有体会。当年老马吹牛逼说一周学会了老毛子的话。然后,这个事情成了后来张凡的座右铭,老马能一周学会老毛子的话,那么我一个月怎么的也能学会英语吧!
结果,都快学特么秃了,也没学会,这真的是被老马和老师们给坑了,德语和老毛子话其实很多格变化,意义都是一样的,这都是后来张凡慢慢接触德语的时候才体会到了的。
有时候,晚上张凡在学外语的时候,经常会想着要是让老马来华国话,不知道他敢不敢吹牛逼说一周就能学会。
张凡的技术名气传播的到底怎么样,可好吃的名声就已经早早的传了出来了。
就算津河的包子再难吃,可来了一趟,张凡还是愿意去尝试一下的,就好像没吃过狗包子,就没来过津河一样,其实这都是大多数人的毛病,张凡也不例外。
智能修真 狼夢
一顿包子吃完,张凡吧唧了吧唧嘴,嗯!这玩意真不好评论。
不知道为什么,津河的医院在规模上其实比首都的一些顶级医院小不到哪里,毕竟老牌的首都医院,早年间的地方就那么一点点,后来想变大的一点可就不容易了,寸土寸金的地方,变大一点可不是吃一点枸橼酸西地非那能解决的事情。
可给人的感官,津河的医院,总感觉这边的医院缺点什么。或许少了点贵气多了点老百姓的人味吧。
张凡在津河主任的陪同下来到了医院。
“张院,您一般都是用的哪家的器械。”终于一直装作微笑美人的器械尤物忍不住了。半天了,这人就没主动和她搭过茬,她也实在矜持不起来了。
再矜持就没机会了,尤物也是在没辙了,他不动,好吧,我来动。
“哦,器械啊,我一般用的都是强生的!”其实,张凡想说有什么用什么,可是又不想给这位机会。
这里有个说道,并不是张凡看到美女就天生抗拒,也不是这位姑娘不漂亮。
就算张凡要找个器械商,也绝对不会在同行面前找,就如有句话说的好:有些事情你能做,但是不能说,有些事情大家都在偷着做,但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
而且,在医疗行业,有两大深水区。什么飞刀,什么水论文这哪里是深水了,这就妥妥的一个小狗撒的尿被有心的人放在世人的面前。让大家纷纷喊着口号打倒。
其实,说实话,打倒不打倒的对于一些人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一飞不了刀,二又不需要飞刀。至于水论文,高手无需水,普通医生水了也没用,一辈子临床想让去科研?想多了。
真正的深水区其实在药品器械和顶级专家的科研上面。屠龙的老太太哆哆嗦嗦在北欧小国领奖的时候,老太太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几十年怎么熬过来的,想要点钱最后只能合作,说是合作,其实就是抵押专利,才混了点钱,继续研究。
異世混混傳奇
华国的医疗和国际到底同步了没有不好说,但这两个方面,华国差不多已经追上了全世界一流的国家,反正张凡感觉,这两个大水库迟早要淹死一些人。
所以,在这方面,他特别小心。这就如当年欧阳指着他鼻子教训他的时候一样,眼睛不能小,更不能在同行面前眼睛小,张凡爱财,但取之有道。
“其实,在器械方面,我们公司比强生更厉害。特别是在脊柱方面,我们……”
张凡轻轻一笑,看着站在面前的尤物,轻轻一笑。
不念,不忘
尤物心里花开了,就如盛开的芍药一样,花蜜都高兴的抖动出来了:一本正经了半天,吓死老娘了,老娘还以为是个和尚,没想还是偷腥的,来吧现在出条件吧,老娘接着。
她笑的也灿烂,说实话,有些美女静静的站在那里的时候,真的就是一副画,不光漂亮还有气质,而有些美女就不能笑,一笑就如同破了相一样,这位就是,一笑,白领的气质没有了精英范也消失了。
黑籃網王之黑子的網球 墨愛卻已讓我滿足
一紙甜契
一下就如同拿着香烟靠在站在街边小房子的门框上边上朝着过来过往的小年轻们唱当年杨钰莹唱的心雨一样!
津河主任,装着打电话走到了一边。
结果,张凡笑着轻轻说道,“不好意思啊,用习惯了!”说完,张凡拿起电话就给强生的大区经理打电话。
其实国外的器械公司差不多都一个样,不过强生这边更加熟悉张凡,所以一下手段就不敢使出来,张凡说什么是什么,而这边就不好说了。
张凡的电话没响两声,强生大区经理第一时间就接通了,“张院啊,哎呦,这几天不好意思,一直在弄茶素分区的事情,也没去拜会您,我失职了,实在是不应该啊,我……”
张凡打断了对方的话,你不打断,他能变着花样的把自己地位放的低低的,绝对会弄的你好像亏欠了他一样。
“你忙,我也忙,你来了我也顾不上见你,我现在在津河呢,有几台脊柱的手术,你们这边有公司吗,有的话就把器械送过来。津河附属医院,我现在就在门口。”
“您放心!马上到!速达,绝对不会耽搁您的手术。”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说完挂了电话!
絕寵天下
这边,津河也有一台常规的脊柱手术,“器械怎么还没到?”主刀医生有点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