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2lar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靈臺仙緣》-第642章 獸潮讀書-skniv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
杨晨凝目望去,便看到了那边一个石碑上面的字迹,很简单的一句话,欲要出去,吃光灵鱼或灵鸟。
杨晨不由心中一叹。
“玄机子太坑了。要是那些大修士知道,吃光灵鱼或者灵鸟之后,是能够被传送出去,但是却不再是在玄机子洞府,会不会气得吐血?”
本官以德服人
“你还等什么?”之前那个元婴期喝道。
“马上!”
杨晨立刻应道,眉开眼笑。他是真的高兴,他不觉得在这里抓灵鱼或者灵鸟有什么困难,有着分灵千丝术,这些都是小菜一碟。反倒是因此能够获得机缘,令他兴奋。
没看到吗?
白无瑕都突破结丹期了,必定是这里的灵鱼和灵鸟的功劳。
杨晨探手向着湖水里一抓,六百多丝灵气编织成网,一下子就抓住一条灵鱼,拖了回来,张口一吸。
“嗯?”
那条灵鱼顺喉而下,随后极致的痛苦袭来,体内的机能开始遭受破坏,便是在肌肤下面,都能够清晰地看到,仿佛有着几十万的蚯蚓在蠕动。
杨晨心惊,这种破坏能力,真的不用一刻钟的时间,自己体内就会被破坏成一团浆糊,死得不能再死了!
帶著滿天神佛穿越
从未有过的疼痛,从身体的任何一个角落诞生。杨晨急忙抬手抓住了一只小鸟吞服。顿时便感觉到一阵舒爽,两股能量如胶似漆,瞬间融合成浓郁至极的灵力,这种灵力要比杨晨当初得到的灵液还要浓郁,而且还具备少阳池塘的功效,可以让修士持续不断地修炼下去。
这还真是一个福源和死亡之地。
至于是福源,还是死亡,就要看每个修士自己的能力了。怪不得玄机子说,一百扇门内,既是考验,也是机缘。
只是这考验太危险了,过了考验就是福源,过不了考验,只有死亡!
杨晨开始默默地修炼了起来,混沌诀运转起来,其速度是其他修士的数倍。修为在迅速的提升,偶尔还会帮助余华他们抓一只灵鸟。
一个多小时后,向世曼达到了筑基期巅峰。而余华已经开始冲击结丹期。祝脉踏入了结丹期第二层。
太快了!
半日之后。
杨晨突破到了结丹期第四层。与此同时,又有十几个筑基期修士死亡。
一天.
两天。
三天.
湖里的灵鱼终于被吃光了,天空中的灵鸟也剩不下几十只。杨晨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结丹期六层巅峰。
六转金丹。
祝脉结丹期三层巅峰,余华结丹期二层,向世曼结丹期一层。杨晨看了一眼白无瑕,相无邪和剑长歌,俱是结丹期三层巅峰。
但是,杨晨这些人的心中并没有一丝欣喜,反而心中忐忑不安,因为天空中还剩下几十只小鸟。
余华有些底气不足地低声道:“杨师兄,石碑上写着,只要吃光灵鸟或者灵鱼一种,就会让他们离开吧?”
“嗖嗖……”
渡劫期几个大佬向着洞口飞掠而去,近千名修士都反应了过来,纷纷紧随其后。只有杨晨伸手拦住了余华三个人,微微摇头,不疾不徐地走在了后面。余华三个人都用疑问的目光望向他。但是杨晨却没有说话,也不敢说话。
不说渡劫期大佬,现在活下来的修士,修为最低的也是在这里突破到筑基期巅峰,绝大部分都是结丹期。哪怕他的声音在地,也会被这里的人听到,更何况还有渡劫期大佬?
如果被他们听到,以这些人的聪慧,会立刻怀疑杨晨知道了什么,继而怀疑杨晨获得了最大的际遇。
“砰……”
飞掠在最前面的那个渡劫期大佬撞在了黑黝黝的光幕上,然后被反弹了回来。
醫後傾天 蕭七爺
“嗯?”
所有的修士都是一楞,继而都安静了下来,时间都仿佛停止,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忐忑,难道还出不去?
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
“嗡……”
空间内突然微微震动,一道道光线从脚下的地面呈现出来,迅速地串联在一起。
“要传送了!”
杨晨心中一凛,他知道会被传送出去,但是却没有想到玄机子的手笔这么大,整个空间就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阵。
“锵……”
他拔出了背后的战刀,这是玄机子几千年前布设的传送阵,谁知道会传送到哪里?
也许当初他设置的传送地点很安全,但是现在未必安全。就像当初他在这里建造洞府,鬼魅之地也没有成为像现在这般凶险之地。
余华三个人见到杨晨拔出了兵器,便也一个个取出了兵器。周围的那些修士,本能地从众跟着拔出了兵器。而此时那个渡劫期修士目光灼灼,扫视四周,突然开口道:
“大家注意,这是一个传送阵。而且还是一个远距离单向穿透性传送阵。”
杨晨眉毛一挑,虽然他是一个灵阵师,但是对于阵法的历史种类了解还是要差一些,那位渡劫期大佬说的话,没听懂。便低声问道:
“什么叫穿透性传送阵?”
祝脉的神色透着紧张,低声解释道:“就是玄机子没有在另一个地方设置传送阵,只在这边设置了一个传送阵,这种阵法会直接穿透空间,把我们送到一个地方。也许玄机子前辈都不知道我们会被传送到哪里?”
杨晨有些发愣,而就在这个时候,脚下的地面闪耀出冲天的光芒,将所有人都笼罩在里面,杨晨便感觉到一阵恍惚,这个时间似乎只有数秒钟,便看到了周围的景致。
这是一片森林,还没有等杨晨看清楚这片森林有多广阔,便听到了一声如同闷雷一般的咆哮,只是这一声咆哮,就让杨晨感觉到神智有着轻微的恍惚,更是有几个修士一头栽倒在地上。杨晨等人骇然望去。
“那是什么?”
一塊板磚闖仙界
他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猿,这个猿足有十数丈高,便是一个头颅都比一个大,而且还生着四条粗壮的手臂。
杨晨更懵,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的猿,而且还是四条手臂!
“异界……这么可怕?”
“四臂金刚猿!”有人惊呼。
那个四臂金刚猿咆哮了一声,向着人群冲了过来。所经之处,人族修士如同草芥一般,身体崩碎倒飞。
“渡劫后期!”
那个渡劫期大修士发出了一声惊呼,随后身形向着那个四臂金刚猿冲去:
“元婴以上的修士随我缠住它,其它的人逃!我只能够给你们争取两刻钟的时间。”
“轰……”
那个渡劫期大修士已经和四臂金刚猿撞击在一起,与此同时,化神期修士也开始从旁相助,剩下的元婴期修士原本还犹豫,但是听到只需要坚持两刻钟,便咬着牙冲了上去。只是他们依旧和四臂金刚猿保持着一个不短地距离,释放道法,起到骚扰的作用,也随时准备亡命而逃。
“沧海宗!”一个沧海宗结丹后期巅峰的修士高声喝道。
“在!”
“在!”
一个个身影向着那个结丹期后期修士冲去,余华一拉杨晨道:“是金师伯!”
“杨师兄,你会沧海阵吗?”祝脉一边奔掠,一边问道。
“不会!”杨晨摇头。
祝脉丢给了杨晨一个玉简:“我估计金师伯要组成沧海阵中的第三阵,乘风破浪阵,你现在看看,能学多少就学多少。不难,这是沧海阵每个修士必修的战阵。”
杨晨接过了玉简,精神力探入,迅速地浏览。
换别人也许需要十几天的时间,但是杨晨本身就是一个灵阵师,只是读了一遍,基本上就领会了第三阵,乘风破浪阵。
“乘风破浪阵!杀!”
“昆吾宗!”
“在!”
“剑宗!”
“在!”
“斩情宗!”
“在!”
“鬼宗!”
“在!”
“无邪宗!”
“在!”
…………
一个个修士站了出来,喊出一个个宗门的名字,近千人,霎时间就汇聚成十几个大小宗门队伍,还有一些家族,或者散修,也纷纷抱团。
“飞!”
那位结丹巅峰的修士大喝了一声,杨晨近百人飞了起来,整个沧海阵构筑出一个飞鸟的模样,凌空飞起。于此同时,其它宗门的修士也纷纷以各种战阵飞起,即便是散修也都组成一个小阵飞起。每一个战阵都有着一个或者几个结丹巅峰,而在玄机子洞府内突破到元婴期的修士,都在纠缠那个四臂金刚猿。
“呼啦啦……”
七根兇簡
天空黑了下来,无数的飞行妖兽从四面八方向着人族修士飞来。他们听到了四臂金刚猿的吼声,汇聚而来。
“轰轰轰……”
大地震动,大树摇动,在地面上无数的妖族如同起伏的海浪,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一个个修士飞出了树梢,飞上了高空,那些主阵的结丹巅峰向着四面飞快的张望,同时高声交流。
“这是落日山脉!”
“往南走,那里是一线天,穿过一线天,便是我们人族的疆域。”
“两刻钟后,前辈必定会将四臂金刚猿引到另一个方向,我们冲!”
“轰……”
“锵……”
“铿……”
道法和兵器轰鸣,和飞行妖兽撞击在一起。
歲月靜好 現世安穩
“踏离位!”
“走兑位!”
沧海宗结丹巅峰不时地高喝,杨晨等人随着他的高喝走位,剑气如龙,如大鸟急飞,将一只只飞行妖兽斩杀,天空如同血雨倾盆。
“下!”
每个结丹期巅峰主阵修士都意识到,在空中消耗太大,不仅要攻击,还要一直飞行,一个个纷纷下令,向着地面俯冲了下去,在地面上向着一线天的方向奔掠。上方茂盛的树枝遮挡了飞禽,让来自空中的攻击大为降低。
“吼……”
“昂……”
大地如闷雷震动,吼叫连绵不绝。
“轰……”
一座座战阵撞进了无尽的兽潮,杨晨跟随着主阵修士的指令,不停地踏出方位,同时将刀气融入到战阵之中,初始还有些生涩,但是有着指令,他很快熟练了起来。
“真是群攻的好方式!”
杨晨不由感叹,异界是在全方位远超地球。此时不仅仅是沧海宗,其它宗门,即便是散修也能够组成一个战阵。虽然依旧有伤亡,但是如果没有战阵,恐怕现在已经倒下了一半。
“轰轰轰……”
人族修士不停地向前推进。
兽潮如汪洋,人族如扁舟。但是人族却切开一条血路,不断地向前,向前,向前……、
身边不时地有人倒下,但是没有人理会,也没有时间和精力理会,他们能够做到的只有杀,不停地杀,不停地向前。
“轰……”
沧海宗的战阵和一个结丹巅峰的妖族撞击在一起,虽然只是不到六秒钟,便利用战阵将那个结丹巅峰妖族绞杀,但是却是被阻拦了六秒,被迫使留在原地六秒,更多的妖族如同海潮一般涌了过来。
“铿……”
打头的那位结丹期巅峰,眉心闪亮,无数的剑意喷薄而出,如同一条河流,倾泻而去。杀出了一条血路,那剑河浩浩汤汤,所经之处,兽潮被绞碎出一条血腥胡同。
“锵锵锵……”
释放着剑气刀罡的大鸟冲撞而出。
“不好!”
所有的修士都霍然抬起眼帘,向着远处望去,每个修士都感觉到了澎湃的气息。
强大!
迫人!
“元婴期!”
每个修士的心中都浮现出一丝惊悸。
但是,却没有恐惧。
元婴期妖族是强大,但是只有一个。此时这里有近千名修士,九成都是金丹。虽然此战之后会陨落最少小半,但是却足以斩杀一个元婴期。
“锵锵锵……”剑鸣刀响,每个修士战意凌云。
“轰轰轰……”
一头巨大的猪妖出现,巨大是身躯如同一座小山,从远处向着他们冲撞而来。无数的需要数人合抱的巨树被它一撞而断,密集的丛林生生被它撞出一条宽阔的大路。
每个战阵的主阵结丹巅峰,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体内灵力高速运转,融合一处,如同一柄柄锋利的尖刀,毫不相让地向着那头猪妖冲去。
“杨师兄!”身后的向世曼声音有着一丝紧张。
杨晨双目微微一眯,这要是直面相撞,会死不少人。特别是不到结丹中期的修士。
++++++++++
感谢:赵一霖紫妍打赏100起点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