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ind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先解決誰展示-wlwry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传说富士比杂志今年大概率会将APLUS的个人财富计算到十亿米元以上,对吗?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但是APLUS醒了,据可靠消息源他已完全恢复神智甚至可以处理个人事务。那么我以前憋在肚子里的话终于可以说出口了……其实我一直觉得富士比之前在制造噱头。对,他们就在玩吸引眼球那套,一位昏迷中的二十二岁非裔米国人成为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十亿富翁是多么的具有传奇性?呵呵,但你们又说近几个月他被他的私人律师弄走了不少财产,什么芝加哥的那间律所一夜之间人去楼空,APLUS有多么多么可怜之类……这两件事是互相矛盾的对吗?所以让我们回到原先的问题:富士比真的知道APLUS到底身家几何吗?’
‘哈哈!我说这未免太巧了对吗?APLUS被枪击昏迷不醒,他的粉丝三、四月份疯狂去影院刷足球尤物,女孩们看着大银幕上的他哭哭唧唧把眼泪都流干了。结果……六月份在他的另一部主演电影刀锋战士开画前他醒了……他醒了!哈哈,抢头版头条的时间点巧妙得就像早已安排好的,现在粉丝们是不是又要擦干泪水,去影院继续贡献票房,给他送钱,再对着大银幕开怀大笑?谁还记得去年下半年那个被丑闻缠身的APLUS了?没有人!’
‘APLUS该为一月份全米各地的大骚乱负责,他的人当时上蹿下跳,疯狂挑拨米国各族裔之间的矛盾,在伤口上撒盐,无辜的好人们在那场骚乱中死去,无数商店、社区被抢被毁,无数人被捕入狱,中小企业主们可倒了大霉……’
媒体似乎一夜之间收起了同情心,斯隆换了好几个台,宋亚都没感觉到他们对自己醒来这件事本身有多高兴。
“难以想象,这家台之前还为你出过纪念专题短片,经常跟踪报道围绕你财产的争夺战八卦。”琳达笑吟吟地说。
“一个躺在床上人事不醒,眼看财产就要被别人瓜分完的黑人十亿富翁才是个好Nger,对吗?”
宋亚大概了解这些媒体的心态,淡淡笑着低头看向手中的签字笔,还是不行,手指根本没力,他只好又看向斯隆求助。
斯隆用手从外面包住,将他的手指捏紧。
“现在这样也不错?更像艺术家,钢琴家的手了。”
A+唱片总裁琳达看到他比以前纤长得多的手指,挑好听的吉利话说:“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年轻人充满希望的清瘦?”
“嘿嘿……”
宋亚咧嘴笑了笑,屏息全神贯注的对付手中签字笔,这是他目前的‘首要敌人’,黑色墨迹在文件末尾歪歪扭扭,他几乎是用胳膊的力量拖拽着才终于勉强签好名字。
这是他醒来之后的第一个商业决定:把大都会唱片的现任总经理炒了,正式亲自担任这一职务。
非常小的小问题,本该在一月份就做完的事。
“我还想再亲你一下哈。”
琳达收起文件,又给了宋亚脸颊一个黑人大妈之吻,她的开心溢于言表,“科克伦说古德曼他们跑了,你应该赶紧委任新的律师找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索要去年的唱片收入结算,我想你现在应该最需要现金。”她建议。
“嗯,我会的。”
宋亚目光投向胸前小床桌上的一套精美的三碟CD,索尼哥伦比亚唱片二月份发行的‘永远的22岁’精选集,里面包含自己首专‘APLUS’,二专‘21’,第三张碟里是前两专的精选单曲以及自己为舞出我人生、猫鼠游戏电影原声带创作的一些纯音乐,都是发行约在它家时期内自己创作的。
封面上是自己正在芝加哥交响乐中心指挥的侧影,后期弄得很有格调和艺术范,黑白基调,除了画面中心穿着黑色燕尾服,手拿指挥棒的自己,其他乐队和剧院、观众都被虚化了,金色光线从头顶洒下,被光晕染‘瘦’的自己身形别具些微神性、孤独和脆弱感,乍看上去会被误认为是一张已逝名家的严肃交响乐专辑。
“呃……”
琳达注意到老板的目光,不安地将十指交叉在一起,“我想无论如何我们需要有持续收入,所以同意了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提议。”
“没关系,这不是坏事。”
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给这套东西的定价策略非常高,几乎和MJ的限量版历史双碟专辑一样贵,有自己被枪击和昏迷加持,听说卖得很不错。
环球唱片看在眼里,都被馋哭了,好几次找琳达索要自己的词曲稿想发一个自己的‘准遗作’新专,琳达顶住压力没同意。
设身处地为当时的琳达,这么做无可厚非,生意就是生意,与敌人在利益一致的方向媾和不是什么原则错误。
叶列莫夫昨天也趁着独处的机会声泪俱下的招供,说他没顶住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的压力,在卡梅隆的泰坦尼克项目又又又跳票的情况下,仍旧陆续将账上的三千万款项拨付给了对方,而且他还接受了福克斯影业分三次赠送的‘小礼物’。
“硬塞给我的……”叶列莫夫很委屈,“不拿的话,它家总裁比尔麦肯尼克先生不放心。”
大节不亏就行,同样,宋亚选择原谅这位旗下高级经理人。
“我们得赶快指派新律所拿到古德曼和哈姆林律所的相关法务文件,继续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收入结算官司。”斯隆趁机再次提议。
“让我再想想。”宋亚再次婉拒。
“好歹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怎么从A+音频公司分拆出来的内情弄清楚吧?古德曼和哈姆林跑了,现在除了迪莱,没人知道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斯隆继续劝。
“科克伦说古德曼可能想把弟弟吉米留在芝加哥负责和你谈判,但吉米那天一看到他吓得夺门而出,现在连个能把事情说清楚的人找不到。”琳达说。
“嗯。”宋亚点头,不置可否。
“你还是在纠结3DFX?他们这次表现已经很不错了,APLUS。”
现在无疑是斯隆最了解自己,在自己醒来后和她聊过几次3DFX,“在上市过程中没有对你的那些股份动什么大手脚,算顶住了古德曼的威逼利诱,只是利空因素太多被华尔街做空了而已。那些属于纯粹的生意和管理决策问题,我觉得不值得你现阶段去花费宝贵的精力思考……”
斯隆说:“根本不是重点。”
“慢点,慢点说,我现在脑子容易乱,斯隆。”
醒来后的海量外界信息总是会不时勾起回忆碎片,宋亚心里清楚,天启是绝对有用的,比如那个被白人用AK捕猎,但AK卡壳的MV,比如被枪击当时突然天启的梦之安魂曲。
他确实在纠结3DFX,正是因为不是古德曼哈姆林偷钱、不是迪莱背叛也不是苏茜、托尼跟雪琳芬大吵大闹,是3DFX让自己醒了。
“好吧,你好好休息,冷静冷静,等回芝加哥我们再聊这个。”
三清傳承系統
斯隆无奈的说。
“你需要冷静,而不是我。”
宋亚笑着说了段绕口的话,“我感觉你现在比我更关心我自己。”
“噢?是吗?”斯隆不太服气。
“古德曼他们既然敢偷我的钱,肯定不会露出明显破绽的,他们跑了,那么我如果不使用暴力非法手段,只能和他们打官司,然后争取拿到部分退赃以及归还法务文件的和解条件。他们和卡尔伊坎勾搭上了,对方必然会收取手续费、保护费之类的好处,假如他们偷了我一亿,起码三千万会流进华尔街之狼的腰包,这和洗钱的逻辑是一样的,他们现在有人罩。”
宋亚看了眼在监督护士弄营养剂的老麦克:“其实我现在没有能力快速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我也不想贸然引入其他律所全面接管我旗下公司的法务。”
“那迪莱呢?你不是说不原谅迪莱?”斯隆问。
“迪莱那边可以先让艾丽西亚试试,我已经让科克伦准备文件了,看看能不能叫停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上市步伐。”宋亚回答。
“先把核弹丢过去?”
“不一定有用,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分拆后我的股份被稀释了,但起码我应该有权解雇迪莱的A+音频总裁职位。”
“APLUS,3DFX的董事会成员已经出发去芝加哥了。”A+风投总裁陈博士走进来说:“科克伦也已经从巴恩案保释法官那拿到了你乘坐私人飞机的解禁令。”
“还是3DFX。”斯隆抱怨。
“我们一件事一件事解决,OK?”
宋亚安抚她,“对了,梅博士夫妻俩呢?”他问陈博士。
青春戀歌:樂之戀 羅淺緋
“哦,你知道的,古德曼也曾试图插手3DFX,梅博士这半年在那边两头受气,有些无所适从,互联网行业不是全球大热嘛,他劝妻子燕红一起回国创业了,我挤出了点风投资金给他们带回国。”
陈博士回答。
網遊之廢物傳說 傲氣
“真遗憾。哈!Mimi!”
玛丽亚凯莉带来了些新衣服,宋亚挑了件深色长风衣,等她和护士一道帮自己穿好,“墨镜给我。”
离开这所医院的时候到了。
九轉逆神
前妻的律师李菲利普斯走之前顺便帮忙申请了禁止豪斯医生出现在自己周围五百米的禁止令。
众人把他挪到轮椅上,琳达在后面推着,南非保镖和老麦克依然负责安保工作,玛丽亚凯莉和斯隆她们则先一步上车。
“哈!谢了,福曼。”
宋亚对那位之前及时制止豪斯发疯,‘救过命’的黑人实习医师印象不错,以后会有一笔资金供他在普林斯顿医学院进行医学研究工作,省得被老板豪斯报复失业。
“再见,APLUS。”福曼和院长等人一路将他送到医院门口。
病号服外面套着风衣的他一出医院就享受到了无数闪光灯的照顾,幸好早有预备戴上了墨镜,他头微微歪在一边,脸上挂着疲惫但淡然的微笑,艰难抬手,把肘部架在轮椅扶手上,向记者们随意转了转手腕算打过招呼。
少年夢
记者和狗仔这次都比较有人情味,没有大声提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就默默拍他们的照片。
“啊!啊!啊!”有粉丝狂喜的尖叫声传来。
他没找到粉丝们在哪,直到轮椅被抬上救护车,才从高处找到了远远举着应援牌的人群,“等等。”他让医护先别关后门,特意向那边微笑,挥手,并且病恹恹地打了个飞吻。
天元仙記
“APLUS我们爱你!”女孩们兴奋、哭泣,整齐地喊口号。
“可以了。”
车门被关上,车队缓缓前往机场,除了开道的新泽西警员,还有一位南非保镖骑着阿普利亚摩托辍在车队末尾。
“我们最后一次给他用的药是什么?”豪斯医生出现在福曼身边,望向越来越远的心爱摩托车。
“呃……”福曼低头翻了下病房记录,“地塞米松。”
“是吗?”
淘氣美少女征服冰王子記
豪斯医生迅速脑补了一个能被地塞米松治好的稀有疾病,嘴角微微翘起,也释然了,“对了,你被炒了,福曼。”
“不意外。”
福曼一点不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