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六百四十九章 重煉地水火風熱推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此刻的斜月三星洞,可以说是战后的余晖,完全不似昔日修行界第二大圣地的荣光。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高端战场张浩然虽几乎以碾压之势干死了卜抱子,但于低端战场之上,斜月三星洞却是处于不折不扣的劣势。
不过也没关系了,只要参与了之前的那一场虎头蛇尾的战争,无论是修士大军还是斜月三星洞的弟子们都已经心有所感。
九成以上的红尘仙被拍死,真仙卜抱子疑似寂灭,这对于整个修行界来说仅以伤筋动骨恐怕都都不足以形容。
那是真真切切打断了修行界的脊梁。
恐怕从此以后,不仅是属于真仙卜抱子的时代会过去,修士的时代可能也会被终结。
只因胜出者并非是某个谁,而是域外天魔!
“洞主!”
简单处理完战后事宜的白慈悲三人纷纷来到张浩然身前准备诉说这样一战的损失。
毕竟在白慈悲三人的心里虽有着山门弟子牺牲的悲痛,但他们也知晓,这一战之后,斜月三星洞必将君临整个修行界,成为那说一不二的声音。
只是在白慈悲禀报的话才刚刚出口,张浩然却是蓦然开口道:“准备一下吧!”

这话真的是非常突兀,更是让白慈悲三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而就在张浩然的话音落下不久,白慈悲等人还处于迷惑之际,天空之中突然风韵变换。
不,
不仅仅是天空,大地也是在此刻有着微微的震动。
“这是……地龙翻身!”
率先察觉到这等异状的秋高叶都快要疯了。
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竟然又赶上地龙翻身这等天灾,如果是健全的斜月三星洞护山大阵,自然也会有应对的方式。
可现在不仅护山大阵被破坏,门下弟子更是死伤惨重,完全无法应对这种程度的灾害。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最后,秋高叶与其他二人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张浩然,希望能够以他真仙的修为组织这一场浩劫。
却不想,
此刻张浩然只是默默望着高空,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快!都来我这里!”
眼见张浩然没有任何行动的打算,白慈悲立刻呼唤门人聚集,希望能够以张浩然周身三丈为界限,用阵法守护。
而这个时候,一直都没有出声的张浩然则再次开口道:“没用的!”
“?”
又是这样突兀且莫名其妙的语气,让白慈悲等人完全摸不清楚张浩然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洞主!你究竟在说什么!”
“没用?可什么是有用的?洞主你倒是说啊!”
面对白慈悲与司徒杀生这等近乎情绪失控的质问,张浩然或许是心中仍有不舍,又或者是挂念着白慈悲三人早些年的照料,他终于将目光自高空转向了斜月三星洞的这些门人长老的身上。
“我是域外天魔!”
谁也没有想到,张浩然这一开口就是这等近乎人尽皆知的废话。
是,
虽然这是张浩然第一次亲口承认,但与卜抱子的口中,众人也已经早就知晓了张浩然的身份。
可此刻是验明正身的时候吗?
眼见着白慈悲等人与那些年轻弟子脸上所露出的焦急,还有脚下大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剧烈的震动,张浩然则是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
“唉……”
是惆怅?是不舍?是惋惜?还是其他什么?
总之对此感受最深的白慈悲等人第一个想法就是:洞主对此也无可奈何?
果然,
张浩然接下来的话不仅让斜月三星洞众人脸色大变,更是让那些还留于此地的修士们近乎崩溃。
“卜抱子,他是真仙,但同样,他也是此界的守护者!职责便是在我这样域外天魔入侵之时旅行职责,是消灭也好,是禁锢也罢,这一切都是他的职责。
归根结底就是要肩负起这是世界的平衡与安全。
而现在,
卜抱子被我所杀,也就意味着此界失去了守护者,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是万万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哪怕是守护者之间的正常更替也不会让这个世界的安全出现空缺。
不过也正是因为我的强大,不仅仅是在灭杀卜抱子这一件事情上,乃是我的力量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承载极限,哪怕是再出现一个守护者,也万万不会是我的对手。
如此一来,此界的自我意识便会被激活,相当于器灵的自保手段,其最大的可能便是要重炼地水火风,将一切都化为混沌!”
这话说的非常高深奥妙,并且也已经是张浩然所能够想到最让白慈悲等人理解的方式所表达。
就算其他都听不明白,但重炼地水火风这般直白的表述只要是个修士便能够理解的清楚。
“重炼地水火风?这怎么可能!”
“天道如威,吾辈如蝼蚁,若执意重练地水火风,那我们不就是注定难逃一死?”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妈妈……妈妈……我要回家!”
“不!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们!一定是!你这个域外天魔祸乱吾辈之心不死!”
虽然其中好似是混进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普遍来说,张浩然所说的话语着实是很难被接受。
重炼地水火风,
这就相当于将一切都退到重来,此界生灵无一幸免,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被人轻易接受。
但白慈悲等人却是清楚,张浩然没有必要,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们。
“难道就无法阻止了吗?”
面对着白慈悲等人最后祈求的目光,思维已经逐渐吴化的张浩然也并没有选择欺骗。
“有!”
仅仅是一个‘有’字,便让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张浩然的身上。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张浩然再次缓缓开口道:“两个办法,其一,就是我离开此界,其二,就是杀了我!”
“这……”
已经是第三局屁用都没有的话了。
张浩然说的这两个办法完全没有施行的可能嘛!
甚至于有的修士还大言不惭的开口喊道:“那你快滚啊!滚出我们的世界,我不想死!我还有家人,我还有孩子啊!他们也不能死!”
这话虽然是有失修行者的气节,但撕心裂肺的程度着实也是代表了众人的心声。
而对于这样的咒骂,张浩然却是没有丝毫愤怒的意思在其中。
“走不了!它不让我离开!最起码在它重练地水火风之前都没有这个可能!”
“怎么可能!我看你就是不想走,明知道自己要死了,就要拉上我们垫背!”
很明显,能说出这种话的修士依然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张浩然的话没有说错,这个元央界的意志就仿佛是一个固执的守财奴一般,哪怕明知道此界生灵就算在它的加持,帮助之下,依然不是张浩然的对手,但它也要将张浩然留在此界。
重炼地水火风看似是一个自保机制,但又何尝不是元央界意志的最后一次尝试。
尝试着将自己化为烘炉,将张浩然熔炼于其中,或许就能留下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养分呢?
至于此界的生灵?
这完全不在世界意志的考虑范围之内,它更不会有什么悲天悯人的情节。
中枢,
除了比喻之外,更多的还是写实。
天道无情,这更不仅仅只是一句话,而是对于世界意志,天道这等存在而言,除了自身之外便没有什么好值得珍惜。
生灵?
不过是天道之下,世界意志的放牧,甚至是寄生虫罢了,天道让他们生,是仁慈,让他们死,也事不过是本能罢了。
所以对于元央界的意识而言,若是重炼地水火风能够将张浩然,将吴冬化作养分滋润自身,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此界生灵,物质,乃至是山川河,无非是要浪费一些时间,却还是可以重开的布置罢了。
可这对白慈悲等人这些元央界的生灵而言却是陷入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死循环。
张浩然不离开这个世界,那么世界意志就不会放弃重炼地水火风,可在重炼地水火风之前张浩然又没有离开的机会。
绝望,
深深的绝望。
可在这等绝望之中,却还是有修士将目光望向了张浩然。
“呔!孽障去死!”
没有任何征兆,一柄飞剑携斩峰断江之势直取张浩然脖颈。
而这一下就仿若是吹起了嚎叫一般,无数修士在没有任何商议的前提下,竟然是这般齐心的纷纷向着张浩然偷袭。
“洞主小心!”
眼见诸多法器攻击即将临身,白慈悲这等死忠修士更是在出声提醒的同时纷纷展开防御。
但这次不一样,诸多修士的攻击都是含恨而发,更是由死向生的最后一搏,他们将自身的性命都压在其上。
毕竟张浩然之前都已经说的明白,想要阻止天道意志重炼地水火风的办法就只有两个,要么他离开,要么他死。
而既然天道意志已经将第一条路封死,那么也就没得选了,想要活下去,想要让自己的至亲,挚爱活下去,只有在天道意志彻底重练地水火风之前将张浩然灭杀。
虽这些攻击总体来说是参差不齐,但这些修士既有着如此由死向生的决心,不为自己能活,只为至亲,挚爱,故此这些修士的攻击甚至要比之前与斜月三星洞捉对厮杀之时还要拼命。
人心齐,泰山移。
但也要分这泰山,这人之间的差距。
张浩然,
真仙之上,七级高阶生命体。
好不夸张的说,今日的张浩然甚至要比当初降临元央界的吴冬都要强。
没办法,
此刻的张浩然已经不是简单融合巨神兵因子时的状态了,有着浅蓝系统的辅助,他已经完美的融合了吴氏科技与元央界修士的特性,这使得张浩然要比当初的吴冬更加接近完全能量态生命体。
既八级!
啵!
没有什么大秀一挥,诸多攻击消散,也没有什么莫名的法决对轰,那些修士们的攻击甚至都没有临近白慈悲等人布下的防御便已经彻底消散,无论是法决还是器具。
“怎么……会这样……”
如此搏命其中的攻击,甚至还有好多修士拼尽真元,耗尽心血,却是这般被轻易消散于无形。
就算他们知道张浩然是真仙,更是灭杀了卜抱子,灭杀了诸多红尘仙,可这个结果……
他们完全接受不了!
但这就是等级上的差距。
毕竟张浩然在解决了卜抱子之后,下来第一时间便是解决了残留的红尘仙。
不是怕了,是红尘仙不同于这些低级修士,他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张浩然造成影响,虽不致命,只是麻烦的程度,但这个时候张浩然最不想要的便是麻烦。
“没有办法了吗?”
“就这样了?”
“该死的域外天魔!是你!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不会……”
“呜呜……我不想死啊!”
这是最后的绝望了。
两个条件,一个行不通,一个走不通,
这特么不就跟没说一样吗?
哪怕是白慈悲等人最后望向张浩然的目光都带着一丝:真的就没有希望了吗?
“唉……”
又是一声叹息落下,张浩然终归还是做不到吴冬那般理智,无情,就见他的右手结印,随即一道光华与斜月三星洞众修士的身上闪过。
“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了!不一定有用,或许可以能够让你们挺过去,也或许不能!”
虽不是绝对,但白慈悲等人却也没有要求太多。
特别是白慈悲此刻更是对着张浩然行跪拜大礼。
“拜谢洞主!愿洞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很不要脸,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终还是斜月三星洞的修士得益了。
在整个世界重炼地水火风,一切生灵都无法存活下去的时候,张浩然给了他们斜月三星洞一丝希望,这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就看其他那些修士,在得知张浩然竟然给了斜月三星洞希望之后,又立刻自那种恨不得生吞活剥张浩然的样子转变为了哀求。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大人!大人也给我一道吧,我为您立生祠,为您做牛做马!”
“祖宗,您是我祖宗……”
一声声,一句句,将那种心态,劣性暴露无疑。
但张浩然对此却是不为所动。
诚然,
以张浩然目前的势力,哪怕是在重炼地水火风的情况下,也是能够保住一部分人。
可这没不要。
非亲非故,
张浩然不会为此浪费自己的力量。
保斜月三星洞,是为了这些年的陪伴。
剩下的,
就让他们剩下吧。
“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