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三章 疑似故人歸相伴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你师父?什么来历?”
任以诚目光一凝,暗自琢磨着,莫非是这个人动了林诗音的坟墓?
如果是的话,那他一定会让对方死的很难看。
“不知道,师父从来没跟我提起过。”薛冰摇了摇头。
“那你师父是男是女,高矮胖瘦,长什么样子?”任以诚不禁眉头一皱,这行为未免反常,心下疑虑顿时又重了几分。
薛冰忽然语气一变,似在抱怨道:“师父素来很神秘,也不愿意见别人,似乎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的存在。
至于容貌,从我幼年初次见到师父的时候,她的脸上就戴着一块面纱。
就算做了她的徒弟,她也不愿让我见到她的真面目。
不过,师父真的很温柔,我觉得她一定是个长得比我还漂亮的大美人。”
任以诚道:“女的?姑娘,我要见你师父。”
薛冰断然道:“不可能,连我奶奶她都不见,何况是你,虽然你救了我的命,但是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任以诚脸色一沉,冷声道:“我非见不可,你我本无怨无仇,我不想为难你。
但你若执意不说,那就休怪我不讲道理了。
你也知道自己的命是我救的,那我不介意再收回来。”
“因为这柄剑吗?你为什么如此在意它?”薛冰见他态度这般强硬,没被吓到,反倒是激起了心中的好奇。
任以诚道:“没错,怎么,你师父既然将剑传给了你,难道从来没跟你提过它的名字?”
薛冰蓦地脸色一红,道:“其实……剑是我偷偷拿出来的,师父一直将这柄剑视若珍宝,碰都不让我碰。”
她突然反应过来,问道:“莫非,你知道这把剑的来历?”
任以诚轻叹一声,脸上不由浮现出了回忆之色。
“有人给它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作涤心。”
薛冰闻言,先是怔了怔,旋即失声惊呼道:“涤心剑!你说是,这是昔年魔刀门副门主,林诗音的佩剑?”
“你当真不知道吗?”任以诚看着她的表情,虽然不似作伪,却依旧半信半疑。
这片江湖的武学程度相比之前的神州中原,只能算是一般,可若论人心之险恶,却胜过不止一筹。
薛冰能在江湖上闯出自己的名号,又岂会是省油的灯。
“百多年前的事情,早已成为了传说,据说涤心剑在林诗音死后,便绝迹江湖,你会不会是认错了?”
薛冰左看右看,也不觉得以任以诚的年龄,会是知道这种武林秘辛的人。
任以诚呵呵一笑:“这剑是我亲手所铸,你说我会不会认错?”
薛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这玩笑实在不怎么好笑。”
任以诚淡淡道:“我不是陆小凤,没那个闲工夫逗你玩儿,涤心剑本就是我当年为林诗音量身打造的兵器。”
薛冰见他无比认真的模样,眼神终于变了,仿佛在看一个疯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你口中那个该被金九龄气活过来的人。”任以诚的语气透着些许无奈。
他有心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可对方连涤心剑都不认识,就算亮出争锋宝刀,结果多半也是一样。
果然,就见薛冰正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一百多岁了,太荒谬了,不,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子么?”
任以诚不以为意道:“信不信由你,告诉你这些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你师父。”
薛冰神情一正,态度变得更加坚决。
“如果你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人,那我就更不能告诉你了。
你想见我师父,是怀疑她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了这柄剑,我说得没错吧?”
任以诚忽然沉默了下来,片刻后才又再开口。
“不,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薛冰不禁讶异。
“你师父就是剑的主人。”任以诚在得知薛冰的师父是个女人后,不自觉的生出了这个想法。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藏在心底的希望,不,应该说是奢望。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薛冰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仿似身在梦中,不然又怎会遇到如此丧心病狂人,在这里痴心妄想。
任以诚道:“随你怎么想,如果你真的是她的传人,那也许应该听说过一门名叫《迷魂摄心催梦大法》的武功。
你既然不肯合作,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薛冰当即脸色一变,秀眉紧蹙,凝声道:“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怜花宝鉴》上的武功?”
“因为这本就是我交给她的,呵呵,你果然知道。”
任以诚心下一喜,原本沉郁的脸色也随之缓和了不少。
薛冰犹豫了良久,突然叹了口气。
“看来我是没得选择了,好,我答应带你去见师父,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先去办两件事儿。”
“可以,在真相大白之前,我不为难你。”任以诚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事已至此,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
精彩都市异能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章 疑似故人歸分享
况且,如果薛冰真是林诗音的徒弟,那就是他的师侄,做长辈的怎么好欺负晚辈。
夜渐深。
两人离开了那座小院。
金九龄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等待被人发现。
薛冰领着任以诚,在城里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条很窄的巷子前。
巷子里面很阴暗。
地上还留着前两天雨后的泥泞,两旁有各式各样的店铺,紧闭的门面同样很窄小。
薛冰幽幽道:“这地方叫黑街,陆小凤说,生活在这里的几乎全是官服通缉的在逃要犯,大盗,小偷,杀手,应有尽有。”
任以诚恍然大悟,终知晓她原是来报仇的。
黑街的主人叫蛇王,就是因为他,薛冰才会落入金九龄的手中。
忽地,脚步声响起。
巷子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
月光下,只见来人是个壮汉。
在看到薛冰后,这人瞬既脸色大变,仿佛看到鬼了一般。
他连忙发出一声唿哨,接着就见巷子里人影闪动,十余名凶神恶煞的大汉鱼贯而出。
二话不说,这些人就向着薛冰冲了过来。
“把剑给我。”薛冰抬手伸向任以诚。
“交给我吧,免得打草惊蛇。”任以诚负手于背,缓步而上。
薛冰正欲再开口,倏见眼前已没了任以诚的踪影。
“等什么呢?还不过来。”
任以诚的声音再度传来。
薛冰不由一愣,循声看去,赫然发现任以诚已身在巷中,那些壮汉则呆立在原地,在砰然声响中,纷纷倒地。
借着月光,依稀可见他们咽喉上有一条淡淡的红痕。
她不由瞪大了眼睛。
不过转瞬之间,就解决了这么多人。
如此身手,已堪称神鬼莫测!
薛冰突然开始有些相信任以诚的身份了。
片刻后。
两人畅通无阻的来到了一间杂货铺前。
里面有条很窄的楼梯,上去后,是一道更窄的小门。
门上挂着乌豆和相思豆穿成的帘子。
哐当!
薛冰二话不说,破门而入。
任以诚优哉游哉的跟了进去。
屋子里装饰的华丽奢侈至极,入眼所见的每样东西,无一不是价值连城。
喝茶的杯子是整块白玉雕成的,装水果蜜饯的盘子,是波斯来的水晶盘,墙上挂的字画亦是名人真迹。
软榻上靠着一个人。
一个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的老人,在看到薛冰的第一眼,他就跟被雷劈了似得,眼睛瞪的老大,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
在老人的身旁,还躺着一个人,睡得正熟。
但就算这样,任以诚还是认出他就是陆小凤。
毕竟,只有他才拥有两条像眉毛一样精致的胡子。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老人看着薛冰,长叹一声,让人感觉他似乎又老了几岁。
“能交到你这样的好朋友,陆小凤的运气真是好的让人羡慕。”薛冰也在看着蛇王,心中只觉无比的恶心。
任以诚点了点头,深表赞同。
众所周知,四条眉毛的陆小凤,知交满天下。
可除了西门吹雪、花满楼、司空摘星、朱停之外,几乎就没有一个是靠谱的。
霍休是青衣楼的总瓢把子。
金九龄是绣花大盗。
叶孤城伙同南王府意图篡位谋反。
木道人是幽灵山庄的幕后黑手。
以及眼前的蛇王,更是将薛冰出卖的彻底。
这些人全都是陆小凤的朋友,简直讽刺的可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