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bkw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之至尊巫師 ptt-一三八一章 黎明前後退與進分享-o4ify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如果问凯恩,对于魔兽宇宙的创建者暴雪,最深刻的印象是啥?
凯恩会回答:丫挺的做MV长度的CG电影是真的强!
或许正是出于向这段记忆致敬,凯恩自编自导自演的一段戏码,也是时长以秒算,但足够震撼。
就连第一时间被刺激到而觉醒了雷霆血脉的萨莎·克罗雷,都能在身体异变的同时,将这一战的种种细节镌刻在心底,其他人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脈動幹坤 凝眸天涯一角
而当他们品味战斗的余韵,脑补黑暗怪物的来历时,两名跑来侦查的黑暗份子,踩着‘登云步’飘回了行营报告。
在这行营中,黑暗份子的为首者,是名半边脸被严重烧伤而扭曲变形的女人。
她有着战斗法师的典型装扮,布袍皮甲,收拾的紧身利落,气场也很足,明亮的眼睛盯着人看时,甚至能让人产生针刺的感觉。
她的神秘值,即便是对黑暗份子们而言都很高,其来历成谜,甚至名字都极少人知晓,人们都称呼她尊主。
尊主对两个黑暗份子那宛如醉君的状态、自然是很不满意,但她并非是那种靠着呵斥打骂维持权威的上位者,因此没有急着发作,耐着性子听两人的报告。
可以理解为San值掉光,又被黑暗伟力灌顶洗脑成憨憨的这两个人,语无伦次,情绪却又过分的饱满,以一种比狂热者还要狂热的激情态度,反反复复的描述黑暗化身的强大与震撼。
后来尊主实在是厌烦了,主动询问,两人才一脸不快的交代了其他部分,言简意赅,倒也算有问必答的将情况说明白了。
只不过一扭头的功夫,就又开始描述所谓的震撼美景。
尊主让他俩去休息,结果没多久就有人来报,这二位自愿化身布道者,向其他同伴安利所谓的‘真纯伟岸之黑暗’,偏偏有没什么干货,满嘴都是空洞言辞,华丽咏叹,完全就是扰民。
劍毒梅香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至于来烦扰尊主。
黑暗份子们可不是以宽厚友爱为特色的一帮人,乖僻凶残戾气重才是他们的特征,被人打扰,嘴炮拒绝又不听,自然是老拳伺候。
然而动起手才发现,这两个被洗成话痨的家伙,突然变得厉害了。并且不是一般的厉害。
尊主很快就赶到了事发现场,借着行营中很有特色的幽光照明,就见场中被数十个黑暗份子包围的两人,都已经变身。
变身对于黑暗份子们不算什么,他们的技术体系驳杂凌乱,却也还是有主要脉络,这主脉,便是黑暗德鲁伊。
其根脚,可以追溯到军团再临时代的瓦尔莎拉,当时梦魇的代言人萨维斯,对以生命古树沙拉达希尔为中心生活的德鲁伊们,来了一套精心谋划的组合拳,就连德鲁伊之道的创立者森林之神塞纳留斯,都一度被梦魇腐蚀,其他人可想而知。
后来,萨维斯一系虽然被覆灭,但德鲁伊战职体系的核心知识,却也外流扩散了。
当然,黑暗份子们并非是上古之神、萨维斯一系的正统继承者,否则就不会磨磨唧唧的、在黑瘴林这么个小地方、跟吉尔尼斯人撕扯了五年以上。
但反过来说,‘假传万千言,真传一句话’。毕竟是掌握了精髓,其他的枝干末节,都是可以在实践中补完的。
这就是典型的死灰复燃,看似是烧冷灶,但干货足,有足够的人拾柴助焰,便能烧出点模样了。
因此,这帮黑暗份子,光是掌握的变身,就有数种,包括被称作鬼枭的黑暗枭兽,影狼的黑暗狼变,冥鸦的渡鸦形态,以及刺熊的荆棘熊形态等,可以说,德鲁伊的主流变身所涉及的专项能力,他们都有。
变身不稀罕,但眼前的两人的变身,却与寻常的变身有着明显的不同。
尊主也算是个博学的,第一认知,将两人看成了升腾者。
升腾者是黑暗萨满体系,该技术体系的成熟度,甚至还要在光明萨满体系之上。
这是因为上古之神初临艾泽拉斯不久,就降服了这里的元素生物,地火水风的特性可谓洞若观火。
升腾者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这也是为什么在熊猫人之谜篇章中,靠着上古之神亚极煞之力催生的两个名不见经传的萨满,能从萨满的代表性人物萨尔手中,抢夺四元素之力的控制权的原因。
类似的一幕,后来也不止一次发生过,比如说黑龙王子拉希奥,他的父亲死亡之翼耐萨里奥,被恩佐斯哔哔疯了,堂堂的大地与山脉的守护者,成了恩佐斯的鹰犬。
给人做狗,背后是有不菲代价的,不光是投名状,还被人拿住了脉门,甚至研究了个透彻。
因此,靠着对耐萨里奥的了解,恩佐斯及其忠诚信徒,完虐黑龙军团,关键时刻出手,一下就拿住任何一头黑龙的命脉,尽管拉希奥已然成年,实力也不错,可还是随便就被几个掌握了关键信息的走卒就困住,险些被抽走精华。
同理,艾泽拉斯的元素生物,给上古之神当了百千年的仆人,自身的那点秘密,早就被扒了个干净。
再看以德拉诺萨满为代表的萨满之道,万物有灵,并将万物之灵视作格位同等的存在去尊重、协商,有需要的时候寻求其帮助……
是朋友的请求容易推脱,还是被死亡胁迫下的强制要求容易推脱呢?
所以说王道、霸道、得力者胜,而不是正义者胜。
尊主眼前的这被黑暗之力洗筋伐髓的,就是典型得了力的。
身上流转着幽蓝的光芒,有那么点焦油在灯火下的水腻效果,但神秘值要高的多。
而且俩人都是悬浮在空中的,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他俩已经变成了某种鱼类,而空气对他们来说就如同水。
这也是尊主一度将两人辨认成升腾者的主因。
不过,很快,这个认知就改变了。主要是这俩人反应出的力量特质,并没有升腾者的元素味儿。
升腾者说白了就是黑暗化的元素之力运用者,哪怕是四元素之力合一,进阶为混沌升腾者,仍旧是元素之力。
而眼前的则是纯粹的暗影之力。就其逼格而言,上古之神也不过就是这个档次的。只不过上古之神程度更胜,再直白些说,都是有神性辐射的,上古之神能让范围内的人每秒掉1点San值,而这两位,则是0.05。
这俩货虽然被洗脑了,但过往的深刻记忆还是能够对他们产生影响的,否则之前就不会回应报告了。
相应的,尊主的威严,在他们心中也是有相当的份量的,因此尊重一到,这俩人张狂的气势顿时弱了三分,结束了浮空态,落地后对尊主施礼。
梁家五少
亙靈傳說 浣影
總裁:突如其來的億萬家產 蔔魚沫_91_91
尊主也是个有脑子会说话的,没有直接将这俩人怼到对立面,而是责问:“不是让你俩休息么?你俩搞什么?”
「醜」人多作怪 古靈
这俩顿时面露委屈,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申辩。
尊主其实要的就是先安抚住俩人,进一步了解情况,然后再解决问题。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俩跟我来。”随后尊主又遣散了余者,让人们该干嘛、干嘛。
但在这个过程中,却又不露痕迹的通过肢体语言和眼神,做出了隐性安排。
于是,一场临时的鸿门宴摆下,俩个黑暗狂热者正絮絮叨叨的啰嗦呢,‘刀斧手’就突然扑出,以迅雷之势,将两人制服了,连变身的机会都没给。
之后,尊主阴沉着脸,在大帐中踱了几圈步之后,便发布了一系列拔营起寨,立刻离开的命令。
“尊主,这些俘虏还欠缺些火候……”
跑来诉苦的黑暗份子小头目,被尊主直接一句:“给他们使用散魂药,我们一个俘虏不带。”给怼的一愣一愣的。
“不是,我们……”
“怎么,你拒绝执行命令?”
“不敢!”小头目怂了,回头就将气撒在了属下身上,就是那种很常见的打骂式管理,张嘴就要问候别人的女性家属或下三路。
黑暗份子们自然是有怨气,毕竟谋划了很长时间,还牺牲了已然地位不低的潜伏暗子,才有了这次丰厚的收获,就这么放弃了,就好比将马上就能彻底落袋的粮食烧掉一般,殊为可惜。
但命令就是命令,他们这个组织,可没有辅导员、指导员什么的专门给众人做心理工作,而是直接以刑罚教做人。
与此同时,元素壁垒中,凯恩吧嗒吧嗒嘴,有些无奈的给暗中监控黑暗份子行营的影分身下达了命令。
在他看来,发生现在这种事,算是蝴蝶翅膀煽的有些过了,尊主下令使用的散魂药非常歹毒,事后施救他虽然能做到,但代价太过高昂,只能是事先打‘预防针’,保全被俘人员的灵魂完整性。
但这样做也是有坏处的,那就是留下了一个漏洞,无论是尊主一方,又或明天登场的命运之子们,一段时间后,都极有可能被引发疑心,散魂药,为啥没起到相应的效果?
經年情深:總裁非你不可
所以从某种角度讲,这就跟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圆一般。
当然,现在是宁肯有漏洞,也要做的。否则就等于命运之子尚未登场,己方已经落败,那样一来影响更大。
于是这一轮,可以说没有赢家,尊主不爽,凯恩也不爽。
黑暗份子们趁着黎明前的黑暗,撤到了黑瘴林深处,而望海镇防卫队则在晨曦的光芒中,迎来了意料之外的援军。
罗萨琳·克罗雷,岁数不大,论血缘关系,要叫萨莎一声堂姐,但却是一位久经战阵的资深冒险者了。
之前她一直在卡利姆多大陆南部的菲拉斯、凄凉之地一带活动,接到了中途辗转了近一年的萨莎的信,这才和冒险伙伴一起,回到了阔别十年以上的故乡。
罗萨琳性如烈火,又急又猛,下了船都没休整,就直接跑来了伐木场营地。
她和她的小伙伴自然是有见识的,远远的就察觉了黑暗之力的残余,立刻就变了脸色,拿出最慎重的态度,鼓捣了近二十分钟,全副武装、挂了BUFF,踩着光环,向前推进。
等见到元素壁垒,并被护卫队的人迎了出来,才意识到有些自摆乌龙了。
不过作为识货的人,很快,就又被元素壁垒的逼格震撼到了。
元素壁垒虽然已经在凯恩的刻意操作下,遍布历经战火的残破痕迹,但其本身所代表的一系列技术,却并不会因此而掉价太多。
凯恩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并没有指望靠着人类‘视觉生物’的特点,就大幅度的消减识货之人的评价。
因此布洛克斯的定位,一直就是高人,如今应对罗萨琳一伙,倒也不慌。
但必须说,已经跳过成长的初级阶段、同时又有命运之子属性的罗萨琳,可不像奥拉夫那么好糊弄。
双方接触后,表面上虽然还算愉快,但扭头就让萨莎多长个心眼儿。
萨莎自然是不太开心,不是因为沾了凯恩的光,觉醒了雷霆血脉,而是凯恩对她以及众人有救命之恩,为此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这都被怀疑,未免也太刻薄寡恩了些。
不过萨莎能以代镇长的名头,成为防卫队、乃至望海镇的领袖人物,专业能力还是有的。
这种时候,自然是求同存异,尽量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解救俘虏、保卫家园为第一要务。
因此并没有跟罗萨琳杠,而是顺着其说法应了话,并要求其在莫挑明,多观察。
“我又不傻!”罗萨琳心直口快:“就按照我目前观察到的,以及你们的描述,哪怕是你们的描述只有一半的真实度,这位伤病号仍旧强大的让人望而生畏,远不是我们所能对抗的。我只是提醒你,强者高人,也未必就对芸芸众生一无所求。吃相再好看,图谋就是图谋。明白我的意思么?”
“好了,好了!你这思路啊,较之我认知中的罗萨琳可阴暗了不止一筹,姑且不说这样对不对,你比以前活的累是必然的,我都有些心疼你了。不扯这个了,我们还是商量下怎么营救俘虏吧……”
罗萨琳也是被怼的有些无语,但她也认同先想办法营救俘虏这个提议,于是很快就进入正题。
萌寶來襲:買個爹地9塊9
開飯吧,小輝煌 宅包
十多分钟后,营救队出发,然后就是势如破竹,无惊无险的冲进了人去楼空的行营。
虽然黑暗份子们撤离的时候,将法器之类的都取走了,但行营的情况,在很多人看来,仍旧显得诡异可怖。
被俘的人们,都围着圈子站着,低着头,佝偻着背,双臂自然下垂,站的也不是很稳,身子不时摇晃,而在他们脚下,则是漆黑的魔法符号,主框架,就是那个撇捺跟草头相接的‘艾’字,另外还加了些辅助的符号,周遭点着粗蜡,这蜡的火苗是幽紫色的,风吹不灭,看着就不寻常。
穿越之千年愛
罗萨琳的伙伴之一,很快就辨别出这些是囚魂蜡烛,每一盏都与一名受害者关联紧密,相当于灵魂被黑暗诅咒侵蚀炙烤,时间久了、再坚强的人也得完蛋,也不能以粗暴的办法熄灭。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散魂药使用后,这些蜡烛曾一度爆燃,尊主他们,就是在看到这一幕后离开的,若是没有凯恩的‘预防针’,罗萨琳他们见到的就不是待解咒的俘虏,而是只能亲手毁灭的腐魂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