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bje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 何時秋風悲畫扇-第六百四十章 誥命夫人徐妙錦讀書-a3ecv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略侧首,回看黄昏,“你去?”
嘴角浮起笑意。
意味深长。
老子敢把你这小子放到漠北去治理草原?别到时候你小子整合了整个漠北,然后顺势南下,学那成吉思汗,老子可就成了朱家罪人。
让黄观去都比让你去安全。
黄昏耸耸肩,“没人去的话,微臣愿意去为陛下分忧解难。”
朱棣哂笑,“会没人愿意去?”
若真的打下漠北,那么去治理漠北的人,其身份、地位,都将是整个天下仅次于天子的人,甚至可以不将太子放在眼里。
注定要抢破头!
不过话又说回来,漠北不比安南,没点能力的人去了也白去。
想远了。
千金歸來
现在还没对漠北用兵就开始考虑战后工作,是黄昏太飘,关键这小子还把自己也带飘了,想到这没好气的道:“此事且不提,你认为交趾那边,后续应该如何操作?”
黄昏想都不想,“再有几个月,就可以过去开分矿,甚至可以考虑在交趾暴兵了,到时候打漠北我们就用一波流。”
朱棣:“???”
一脸懵逼。
暴兵我理解,开分矿是什么意思,一波流又是什么意思。
黄昏没有解释,看着周围喧闹的人群,忽然喊住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卖了两根,又拿一根递给朱棣,“陛下要吗?”
狗儿今日没跟随朱棣,近侍是从杭州回来的李谦,见状立即蹙眉,拦在朱棣身前。
来路不明的糖葫芦,也敢给陛下吃?
黄昏你好大的胆子。
朱棣却笑了笑推开李谦,接过糖葫芦,“我其实不喜欢吃这个,更喜欢画糖。”
黄昏呵呵一笑,“我都喜欢。”
撒旦哥哥別惹我 六少
都是童年回忆。
还别说,走不出几步,还真看见一个画糖老人,朱棣来了兴趣,站到画糖老人前面,示意要买一个画糖,老人笑问:“客官是转呢,还是买?”
画糖有两个购买方式。
一种是低价的五文钱,在一个木盘上转动一个指针,指到什么图形买什么图形,大部分都是一些蝴蝶蜻蜓小鸟之类的。
和后世不一样,没龙和凤。
还有一种则是指定图形,但价格就要昂贵一些,比如如果想要一个虎形的画糖,则需要十文钱。
朱棣笑道:“我想要的,你能画出来么?”
每一个画糖老人,都是丹青高手。
画糖老人笑道:“客官且说说看。”
朱棣示意李谦掏出一枚碎银,欲要递给画糖老人,还没说话,就见黄昏拿出一张一两的宝钞递过去,笑道:“给我家老板来一个千里江山图!”
……
……
每一个男人的内心,其实都是男孩。
朱棣很少出皇宫。
这天下午,便和黄昏一直晃晃悠悠的游荡在京畿的大小角落里,看膝下子民的幸福,感受到自己打造出来的盛世雏形,整个身心都洋溢着成就感。
徐皇后也是。
24k純金愛情
而每一个女人,其实心里也住着个小姑娘。
大年初一的下午,徐皇后在黄府和娑秋娜杀了天昏地暗,本来一直在数钱的她,情绪有些不高涨了,好在后来徐妙锦过来,发现这个状况,于是拉着娑秋娜去上厕所,低声叮嘱了几句。
倒不是说为了拍马屁,而是让长姐高兴。
长姐身体不好。
心情愉悦,也许就能让长姐身体更健康呢。
于是娑秋娜后面就各种输。
婶儿吴李氏手气一直不好,她也更看得透世事,很是淡定的输钱给钱——眉头都不眨一下的,反正不差钱。
乌尔莎则纯粹是送钱的耙耙菜。
于是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收场时,徐皇后数了数面前的铜板,发现小赢了十二文,高兴地满脸绯红,就好像赢了一个春天。
恰好看见丈夫和黄昏归来,徐皇后便呵呵的跑道丈夫身前,像个小女孩踮起脚,把十二个铜板放在朱棣眼前炫耀,“看看,看看,我赢了哟。”
朱棣看着女子眉眼之间的笑意,看着她整个身心都在飞扬的快乐,也笑,乐呵呵的道:“咱们哪能赢他们的钱呢。”
徐皇后一想也是,满眼都是狡黠,“那就发红包哇,我没钱哟。”
朱棣笑容灿烂。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普通男人,守着妻子的幸福,也是他的幸福,大手一挥,“赏罢,赏罢。”看着娑秋娜,“你想要的赏赐,朕现在给不了你,自己找黄昏要去。”
娑秋娜笑而不语。
他?
他貌似也给不了,毕竟他无法给自己想要的爱情——尽管两人之间已有夫妻之实,至于更想的回归西域为女王,太遥远了,暂时不敢去奢望。
demon公主的冷血法則 uu部落雪之飛舞
朱棣又看向乌尔莎,“朕做主,出了正月,让黄昏为你举办纳妾礼。”
乌尔莎谢恩,心里开花。
朱棣看向婶儿吴李氏,“吴溥现在官阶和功绩不够,也没办法给你诰命,钱财什么的太俗气了,所以就敕命,敕命为八等安人罢。你家吴与弼若想入太学,或者想去科举,随时让吴溥来找朕便是。”
帶著衛星炮穿越了
诰命和敕命一共九等。
五品及以上为诰命,五品以下为敕命,有俸禄,但无实权,封赠官员首先由吏部和兵部提准被封赠人的职务及姓名,而后翰林院依式撰拟文字。届封典时,中书科缮写,经诰敕房核对无误后,加盖御宝颁发。
所以这个敕命还需要等上元节后各部门上班才会正式发布。
实际上春节期间,天家皇室为了展示浩然天恩,会给不少臣子的妻子和母亲颁发诰命和敕命,都在节后正式发布。
田園稻香:寡婦娶賢郎
吴李氏大喜谢恩。
朱棣最后看向徐妙锦,“妙锦想要什么?诰命的话……其实也可以给。”
虽然黄昏勉强是个五品官,但徐妙锦是皇后的亲妹妹。
有合理的规矩可以加身诰命。
徐皇后没有给丈夫反悔的余地,笑眯眯的,“妙锦,还不谢谢陛下,从今以后,你可就是五品的诰命夫人了。”
美人如玉
黄昏是五品官职。
所以诰命是遵从丈夫的官职品阶,徐妙锦的诰命也该是五品。
五品诰命夫人,是令人。
朱棣无奈的笑,妻子虽然分得清轻重,但真正到了关键时候,心里还是装着娘家人,也罢,难得看见妻子如此开心,何况以黄昏的功绩,徐妙锦得个五品诰命一点都不过分。
我們的荊軻
徐妙锦其实不太在意这个诰命夫人。
她的身心都在一双儿女和丈夫身上。
钱不钱无所谓。
地位么……身为徐皇后的亲妹妹,开国功勋徐达的亲生女儿,就算没嫁给黄昏,她在大明的地位也不低,远远不是女秀才刘莫邪之流可以比拟。
不过有诰命比没有诰命好。
这里面的意味很重,意味着陛下和朝堂认可了丈夫这一些年的功绩,所以恩荫妻子了。
于是温婉谢恩。